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和初恋情人的初夜

和初恋情人的初夜

发布时间:  网站来源:
第一章 外门弟子

  夜,圆月高挂,繁星点点。

  但在那星河之间,却有九色雷光萦绕其中,格外耀眼。

  “天现异象,定有神体降临。”

  九州大陆,皇城之巅,一位金衣老者负手而立,仰望夜空。

  在其身后,还有数万名皇城高手,整齐的半跪在地,似在等待什么命令。

  “嗡”

  突然,雷光凝聚,竟化作一道九色神雷,自那九天星河之上,劈落而来。

  刹那间,黑夜变白昼,神雷还未落下,大地已是开始隆隆作响,剧烈颤抖。

  可当那九色神雷,与大陆接触的一霎那,并没有造成可怕的破坏,竟然凭空消失。

  与此同时,大地再次被夜色笼罩,本璀璨的夜空也是暗淡了不少,仿佛某种精华已被抽离,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但此刻老者的双眼却异常明亮,甚至激动的身体都在颤抖,他手指雷霆下落之处:“青州境内,所有今夜降临之子,统统给我带回皇城!”

  “遵命!”

  宛如雷鸣般的回答响彻天际,数万名皇城高手前往青州,誓要寻得神体,为皇朝所用。

  时光流逝,转眼已过五载,人们虽还记得当年的惊天一幕,却没人知道皇朝的所作所为。

  九州大陆,青州境内,宗门林立,青龙宗便是其中之一。

  今日,又到了青龙宗每年一度,招收弟子的日子,青龙宗外,人山人海。

  不过每到这个时候,最过忙碌的便是外门弟子,所有宗门的接待,全部压在了他们头上。

  外门弟子,是个费力不讨好的差事,先不说在宗门地位低下,就连外人也是看不起他们。

  理由很简单,凡是外门弟子者,说明资质极差,终身难有太大成就,自然受人鄙视。

  “喂,你什么态度,你知道我是谁么?”一名衣着华丽的妇人,带着一名男孩,指着一名少年大声斥责着。

  “实在抱歉,天色已晚,宗门将要关闭,两位还是明日再来吧。”少年清秀的脸庞尚显稚嫩,不过眉宇之间却有着一抹英气。

  他名为楚枫,今年十五岁,是青龙宗数以万计的外门弟子之一。

  不过同为外门弟子,这楚枫却与众不同,没有低人一等的自卑,没有自甘堕落的沉沦,对待每个人都不惧不怕,从容自若。

  “明日再来,你当我是白痴?这深山野岭的你让我们母子住哪?”

  “你必须给我安排住处,不然我就去找你们长老理论。”妇人不依不饶,竟一把抓住了楚枫的衣襟。

  “楚枫弟,遇到麻烦了么?”可就在这时,一道甜美的声音突然响起。

  定目望去,一名紫衣少女,正踏步而来,虽然嘴角挂着微笑,但那一双凌厉的眼眸,却紧紧的盯着妇人。

  见到少女,妇人脸色顿时大变,一抹浓郁的恐惧涌现而出。

  不因为别的,只因少女身上紫色长袍,那可是内门弟子的标志。

  妇人暗叫不好,本以为自己的身份,可以刁难一下眼前的少年。

  哪曾想,这个看着不起眼的少年,竟有内门弟子做后台,那可是她惹不起的存在。

  “没事没事,我只是跟这位小兄弟,询问一些事罢了。”妇人笑着解释。

  少女先是瞪了她一眼,而后只说了一个字:“滚。”

  这一刻,妇人身体不由一颤,脸色已是变得铁青。

  不过她却没有一丝犹豫,牵着男孩便快步离去,慌乱之间竟还摔了一个跟头,狼狈至极。

  见状,楚枫无奈的摇了摇头,而后对身旁的少女施礼道:“多谢楚月师姐”

  “跟我你还客气,咱们可是一家人。”楚月有些不悦。

  她说的没错,楚枫与她的确是一家人,他们来自同一个世家,楚家。

  这楚月正是楚枫二伯家的堂姐,只比楚枫大一岁。

  不过,楚月在三年前就已通过内门考核,成为内门弟子,如今已是灵武四重的高手。

  “宗门规矩,总是要遵守的。”楚枫灿烂的笑道。

  “哎”然而看着这样的楚枫,楚月却是心头一酸:“楚枫弟,今年的内门考核你还不参加么?难道,你还没有达到灵武三重?”

  楚枫并未回答,脸上依然挂着微笑,没人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

  见状,楚月从腰间取下一只锦囊,放到了楚枫的手中:“将它炼化,也许能够帮你突破三重。”

  楚枫将锦囊打开,顿时一股逼人的灵气散发而出,一株手指大小,晶莹透亮的仙灵草正倒卧其中。

  “楚月姐,这太贵重了,我不能要。”楚枫赶忙还给了楚月。

  仙灵草,乃是修武圣药,极为珍贵,对灵武境以内的修武者,皆有无尽的功效。

  而楚家为了让他们快速提升修为,每年都会补贴他们每人一株仙灵草。

  想来楚月这株,也是家族补贴的,只是楚月并未享有,反而是给了他,这让楚枫感动之余,更是不忍接受。

  “我说给你,你就拿着,还是不是我弟弟。”楚月有些不悦。

  “哟,楚月姐什么时候这么大方了,仙灵草竟然也要送人?”

  “你看,我也是你弟弟,刚好最近将要突破灵武四重,不如楚月姐将这仙灵草送我如何?”

  一名与楚枫年龄相仿的少年走了过来,身上同样穿着内门弟子的服饰。

  他叫楚真,同样来自楚家,五年前与楚枫一同拜入青龙宗,只不过早在两年前,他已成为内门弟子。

  “楚真,你早已突破灵武三重,成功凝聚灵气,就算没有这仙灵草也可扶摇直上。”

  “可楚枫弟至今还未凝聚灵气,这仙灵草对他更为重要。”楚月将仙灵草,强行塞入了楚枫的手中。

  “是啊,你说的没错,可惜他不领你的情。”楚真摊开双手,冷笑起来。

  “谁说我不要的。”然而楚枫却微微一笑,毫不客气的将仙灵草揣入怀中,而后道:“楚月姐,这仙灵草当是我跟你借的,日后定会双倍奉还。”

  “嗯,好。”见楚枫收下,楚月已是大喜,只是随便应下,根本没想着楚枫还她。

  “你拿什么还?这仙灵草给你用,简直就是浪费。”不过那楚真的脸色,可就难看了起来。

  楚枫笑了笑并未理他,而是对楚月说道:“楚月姐,今年的内门考核我会参加。”

  “哼,就凭你?你要是能通过内门考核,今年家族补贴的仙灵草,我就送你。”楚真鄙夷的看着楚枫。

  “此话当真?”楚枫并不相信。

  “楚月姐作证,不过若是你无法通过呢?”

  “那我今年的仙灵草,就归你。”楚枫留下这句话,便继续投入到外门弟子的工作中。

  “楚真,咱们都是一家人,你为何总是处处难为楚枫?”楚月不悦的看着楚真。

  “一家人?楚月姐你应该知道,这楚枫根本就不是我楚家人。”

  “进入宗门五年都无法通过内门考核,简直就是我楚家的耻辱。”

  “整个楚家,哪个喜欢他?也就你对他这么好,竟还将自己的仙灵草拿给他用。”楚真很是不解。

  “你真是冥顽不灵。”楚月有些生气,瞪了他一眼后,便走开了。

  倒是楚真站在原地笑了,他很是高兴,虽然楚月的仙灵草他没得到,但是他知道,今年楚枫的那株仙灵草,一定是他的。

  夜入十分,外门弟子休息的地方,一片漆黑。

  忙碌了一天,所有人都很疲惫,早早的便睡了,唯有楚枫的房间,还亮着灯光。

  他盘坐在床头,取出楚月送他的仙灵草,低声道:“希望这颗仙灵草,能够喂饱你。”

  话罢,楚枫闭上双眼,将仙灵草夹于双掌之间,捏出一道奇特的法决。

  而这一刻,仙灵草内的灵气,也是开始顺着楚枫的掌心,流入体内,最终汇聚在丹田之中。

  与此同时,楚枫的丹田竟传来咀嚼之音,仿佛某种东西正在进食。

  若是透过皮肤,便可发现,楚枫的丹田深处,竟盘踞着一团雷电。

  这团雷电分为九色,每种颜色都似是一只雷霆巨兽,散发着不属于这片天地的可怕气息。

  第二章 美女长老

  楚枫并非楚家人,而是楚家老五“楚渊”收养的义子。

  这导致,楚枫从小便受人排挤,受尽欺辱,若不是楚渊极力维护,他早就被赶出楚家,所以楚枫对楚渊极为感恩,誓要成为楚渊的骄傲,为其争光。

  五年前的楚枫,刚好十岁,正是修武的最佳年龄。

  那时的他,对修武充满期待,因为他觉得证明自己的时候到了。

  可他万万想不到,在拜入青龙宗的前一个月,一道神雷竟劈中他的身体,进入了他的丹田之中。

  起初,楚枫以为这是一场造化,因为当他修武之后,进步神速,短短两个月就达到灵武二重。

  这般速度超出常理,以至于楚枫不敢将此事告诉任何人,而是隐藏着实力默默修炼。

  可是好景不长,正当楚枫认为,他已成修武天才之际,他的身体却出现了变化。

  正是这种变化,导致他的修为停滞不前,被认为是天赋极差之辈。

  “嗡。”

  此刻楚枫手中的仙灵草,正在炼化被他的丹田吸收。

  炼化的速度很快,快到超出常理,正常来说以楚枫的实力,这株仙灵草起码需要炼化一个月。

  但眼下只是片刻,就已被炼化大半,并且楚枫那如同无底洞般的丹田,也终于有种被填满的感觉。

  “嗡。”突然,楚枫手中泛起一道光芒,那半株仙灵草竟瞬间消散。

  与此同时,楚枫的丹田内,也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那九条雷霆巨兽相互交织,急速涌动,竟在凝聚,最终化作了一颗丹状物体。

  此丹成型之后,源源不断的灵气,自其中奔腾而出,如潮水一般冲刷着楚枫的身体,很快便渗透全身。

  “唰。”

  楚枫猛然睁开双眼,眼中竟有丝丝雷光,一种无法言语的喜悦之情,挂在了脸上。

  “成功了,足足五年,我楚枫终于成功了。”楚枫狂喜无比,他猛然从床头跃下,一边在地上来回走动,一边打量着自己的身体。

  修武一途,已知境界分别为:

  灵武,元武,玄武,天武四大境界,每个境界又分九重。

  灵武一重,主要是通过特殊方法锻炼肉身,从而增强实力。

  不过到了灵武二重,就必须使用法决凝聚灵气,唯有成功将灵气凝聚于丹田者,才算真正的踏入修武一途。

  楚枫的身体变化,正是无法凝聚灵气,因为他丹田内的神雷,如同九只解饿的野兽,楚枫凝聚的灵气,都会被那神雷吞噬。

  可他并未心灰意冷,因为他发现,神雷虽吞噬灵气,但却终有一个限度,只要不停的向丹田灌输灵气,总有一日可以将它填满。

  而今日,他终于成功了。

  “这种感觉好强,源源不断的灵气,正在体内奔腾,仿佛要破体而出一般。”

  楚枫感觉不可思议,他想不到神雷竟会直接凝聚成丹,盘踞于丹田之内,并且神雷所散发出灵气,非常浓郁,简直超乎想象。

  他知道,就算是他这五年,不眠不休的修炼,也不可能凝聚出,如此强大的灵气,而之所以会如此,正是因为那神雷。

  “嗡。”可就在这时,楚枫的身体突然一僵,神情也是大变。

  神雷正在变化,他的力量瞬间增长数倍,竟然再次突破,踏入了灵武四重。

  “苦尽甘来么?”

  楚枫握紧拳头,感受着体内那爆炸性的力量,他觉得这五年来吃得苦都值了。

  连续突破两重,这种不可思议的变强方式,终于又回来了。

  突然,他将凌厉的目光,投向内门方向,低声道:“楚真,你的仙灵草我要定了。”

  青龙宗招收弟子,每年只有一次,每次持续十日。

  十日之后,每年一次的内门考核也将开始,而这一次,沉寂了五年的楚枫,终于参加了。

  考核地点,是一座庞大的地宫,地宫的大殿之内人山人海,足有上万人。

  这些人大多是灵武三重,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内门考核至少要灵武三重才能通过。

  不过却有部分灵武二重的弟子,想来浑水摸鱼,这样的人每年都有,但大多都以失败告终。

  值得一提的是,还有一小部分人是灵武四重,他们可不是修炼迟钝的庸才,相反有些人还是天才。

  他们是故意在灵武四重之时,才选择参加内门考核,至于原因,那就是为了奖赏。

  灵武三重,已是可以修炼武技。

  武技是一种强大的攻击手段,不仅能够将实力发挥的淋漓尽致,更是能够获得超越人体极限的力量。

  正因如此,武技非常珍贵,连豪门世家也是没有,这也是为何各大世家,也要将后人送入宗门培养的原因。

  因为每个宗门内,都拥有大量的武技,而在这青龙宗,只要成为内门弟子,便可以修炼武技。

  只不过,武技也有品阶之分,从弱到强共分为九段。

  在内门之中,可以修炼到最好的,也只是三段武技。

  但每年一次的内门考核中,第一个通过考核者,却可以拿到一本四段武技。

  所以有些人,之所以宁愿在外门修炼,也不肯进入内门,为的就是那本四段武技。

  “快看,那不是杨天雨么?”

  “哇,真的是他,年仅十三岁,就已达到灵武四重,看来这次考核的第一,非他莫属。”

  人海之中,一名稚嫩的少年引起了人们的注意,准确来说那是一名男孩。

  外门弟子足有数十万,大多数是默默无闻的角色,但有些人却是关注的焦点,这种人多半是天才,而这杨天雨便是其中之一。

  “那可未必,他杨天雨资质再好,却始终是个孩子,很难夺得第一。”

  “青龙宗卧虎藏龙,有时候天才未必敌得过庸才,比如那位段宇轩。”一名外门弟子,将手指向了一名冷漠的少年。

  此人名为段宇轩,进入青龙宗已有六载,本是默默无闻之辈。

  可就在几个月前,他竟击败了一名灵武四重的内门弟子,从此声名远播,成了外门的焦点人物。

  “安静。”突然,一道响亮的声音响起。

  定目望去,所有人都不由一愣,只见在大殿的高台之上,出现了十几道身影。

  这些人大多是年迈的老者,乃是外门长老,可是为首的那位,不仅极为年轻,竟还是一位美艳的女子。

  女子一席紧身红裙在身,将那妖娆的曲线勾勒而出,尤其是裙摆下,那双笔直雪白的玉腿,堪称完美。

  女子不仅体态诱人,面容更是妩媚至极,杏眼红唇瓜子脸,简直就是一张标准的狐狸脸蛋。

  而她,便是青龙宗大名鼎鼎的美女长老,苏柔。

  这苏柔,可是一号人物,十岁拜入青龙宗,十二岁进入内门,十五岁已成为核心弟子。

  可就在所有人都对她看好,觉得有望成为青龙宗第一弟子之际,她却突然做了长老。

  对于这一变故,没人知晓内情,至今仍是一个迷,被人们津津乐道。

  “哇,竟然是苏柔长老,她不是内门长老么?怎会来到外门了?”苏柔一现身,所有男弟子都张大了嘴巴,一些人甚至流出了口水。

  外门弟子,年龄都很小,大多都是少年,有些还是孩子,对于他们这个年纪来说,苏柔这样成熟性感的女子,才最具诱惑力。

  苏柔也完全没有长老的架子,而是对着众人妩媚一笑,温柔的道:

  “考核规则很简单,从我身后的大门进去,再从令一道大门出来,便通过考核。”

  “唯一的区别是,第一名通过考核者,可以得到一本四段武技,这可是在内门都修炼不到的。”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今年的第一名,还会得到另外一件特殊的奖品。”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件奖品,甚至比前两样还要珍贵喔~”说到这里,苏柔故意拉长了语调,那种诱惑的气息,弥漫了整座大殿。

  第三章 考核开始

  “究竟是什么?”有人好奇的问道。

  “难道苏柔长老要献身么?”更有不要脸的,竟想入非非。

  苏柔虽是长老,但却只有20岁,相比于宗门内的老古董,她更平易近人,正因如此,许多人说话才会毫无顾忌。

  对于众人的猜想,苏柔只是妩媚一笑,伸出五根纤细的手指,道:“五株仙灵草。”

  “什么?五株仙灵草?”

  “我没听错吧?竟是仙灵草,还是五株?”此话一出,大殿一片混乱,所有人都无法淡定了。

  仙灵草何其珍贵,就连楚家,每年也只能补贴每人一株而已。

  而对于普通人来说,那仙灵草更是无价之宝,见都没有见过。

  眼下青龙宗竟然拿出五株,这对于外门弟子来说,诱惑不可谓不大。

  只不过对于大部分人来说,也只能想想,因为他们都知道那仙灵草与他们无缘。

  倒是那些,目标直指第一的弟子们,一个个跃跃欲试,更加激动起来。

  见弟子们气势如此高涨,苏柔也是满意的点了点头,而后玉手一挥。

  其身后便传出“轰隆隆”的响声,那道高达数丈的大门,正在缓缓开启。

  “还等什么?都不想通过考核了么?”看着呆滞的众弟子,苏柔嫣然一笑。

  “冲啊~~~~”

  一时间,阵阵欢呼响彻不断,上万名外门弟子,如脱缰野马一般,向大门内冲去。

  楚枫跟随人流,一路向前,最终进入了一道深邃的岩洞之中。

  这岩洞很辽阔,但却很昏暗,可视度极低,人们都知道潜伏的危险,随时可能降临。

  “冲啊,为了四段武技,为了五株仙草,冲~~~”

  然而总是有些人,要钱不要命,明知有危险,还是一马当先,连头都是不回,并且这种人还不在少数。

  “唰唰唰”

  可刚刚前行百米,阵阵破风之音便自前方传来,无数根银针自岩壁发出,如同暴雨一般射向人群。

  “啊~~~~~~”

  “呜哇~~~~”

  一时间,各种惨叫响彻一片,冲在前方的弟子猝不及防,已是倒下大半。

  可就算如此,人们还是既往如前,没有丝毫的退缩,拼命的洞穴深处狂奔。

  因为他们知道,这银针虽然厉害,但却不会致命,毕竟是机关,对于灵武三重的人来说,只要小心一些,完全可以躲避。

  而随着不断的深入,银针的数量也是越来越密集,并且时常打的人们措手不及。

  在这种情况下,人群很快拉开了距离,跑在最前方的已不是浑水摸鱼之辈,而是杨天雨,段宇轩等高手之流。

  不得不说,那杨天雨与段宇轩等人,的确不凡。

  他人在那暴雨一般的银针中行走,需小心翼翼。

  但他们却如履平地,哪里是闯机关阵,简直就是几个人在赛跑。

  楚枫一直跟在他们身后,尾随在灵武三重的大军之中,这样做有两个原因。

  第一,不想做出头鸟。

  第二,他的情况很特殊,还不想太早暴露实力。

  所以他在等待一个时机,一个所有人都看不见,但他却可以超越所有人的时机。

  “段宇轩,枉你这么大年纪,竟跑不过我一个孩子,不觉得丢人么?”

  “哼,小屁孩,修武一途,不论年龄只讲实力,要说大话,先赢了我再说。”

  经过一段时间的穿梭,队伍的最前方,只剩下了两道身影,那便是段宇轩与杨天雨。

  这两人都是灵武四重,一个天资卓越,一个经验老道,二人不分上下,火药味越来越足

  因为他们知道,最大的竞争对手就是对方,只要赢过对方,那第一的奖励,便都是他们的。

  “呼~。”突然,阵阵风声自前方传来。

  定目观望,二人皆是大惊,不由得减缓了脚下的步伐,因为在前方,竟出现了浓郁的雾气。

  这岩洞本就昏暗,再加上雾气,可视度就更低,这也大大增加了躲避机关的难度,哪怕是他们两个,也必须小心对待。

  “好机会。”

  可就所有人退缩之时,楚枫却是窃喜,他大步向前一踏,只听嗖的一声,整个人如离弦之箭般,向前方飞奔而去。

  “唰。”

  此刻段宇轩正专心躲避银针,一道黑影却自其身旁一闪而过,还不待他反应过来,那人已是消失不见。

  “难道是幻觉?”

  这样一幕,让段宇轩倍感吃惊,开始还以为是杨天雨,可是当发现杨天雨仍在不远处后,他却变得恍惚起来。

  成功甩开所有人,楚枫也没了顾虑,他将速度提到了极致。

  经过长时间的奔跑,他没有丝毫力竭之感,体内的灵气如同取之不尽,源源不断的自丹田内溢出。

  不仅如此,他的速度与力道,听觉与视力也都远超同等修为之人,至少要远远强过那段宇轩与杨天雨。

  对于这种变化,楚枫并没有太多的惊讶,因为这正是他的特殊之处。

  这种特殊,他五年前就已经见识过了,而如今这种特殊归来,让他有了无比强大的自信,因为在他的面前,已是没有人再可以自称天才。

  一路飞奔,楚枫终于穿越了机关阵,走出了深邃昏暗的岩洞,来到了一座宽阔的大殿之中。

  而在大殿的尽头处,有着一座石质高台,高台之上摆放着几件物品,正是四段武技,和五株仙灵草。

  看见这几样东西,楚枫有些激动,不过他并没有急着向前走去,而是看向大殿两侧的数道石门。

  “那后面,就是传说中的凶兽么?”楚枫的嘴角掀起一抹期待的弧度。

  他知道,这场考核才刚刚开始,他将要面对的,是一种嗜血成性,残忍至极的可怕生物,名为凶兽。

  “苏柔长老快来看,太令人吃惊了。”

  “我镇守此处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见,能以这般速度通关的弟子。”

  地宫一座隐秘石室内,一名年迈的长老,正盯着一盘错乱的石子,目光中充满了震惊。

  那不是普通的石子,而是地宫内的机关,唯有机关被触发后,石子才会错乱。

  而眼下,整盘石子皆以错乱,那便说明了一件事,已经有人通过了机关阵。

  往年的考核,最快通过机关者也要一个时辰,可是此刻,却只过了半个时辰而已。

  这一变故,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石室内的十几名长老,全都聚集了过来,皆是倍感吃惊。

  “看来这次的外门弟子中,倒是有个有趣的角色嘛。”

  苏柔也凑了过来,她看着那全盘错乱的石子,满意的点了点头:“既然如此,就不能让他轻松的通过,让我再给他添点乐趣。”

  说话之间,她将目光投向了石子的上方,那里有着三块圆形石头,镶嵌在石壁之中。

  突然,她诡异一笑,对着三块石头“啪啪啪”的便拍了下去。

  “不要碰。”见状,在场的长老皆是大惊。

  然而为时已晚,此刻三块石头都被苏柔按了下去。

  “怎么了?不是你告诉我,这石头可以放出凶兽么?”看着众位长老那惊慌的神情,苏柔也意识到了不对。

  “这三块石头的确可以释放凶兽,但却不能同时触发。”

  “若是同时触发的话,就会将关押的所有凶兽,全部放出去。”

  “那可是三十只二阶凶兽,九只三阶凶兽,和一只四阶凶兽啊。”说这话的时候,李长老已是面容苍白,就连声音也是有些颤抖。

  长年守在此处,他对凶兽极为了解。

  那是凶残而可怕的怪物,远比同层次的修武者强大。

  眼下,如此多凶兽同时放出,一场杀戮已是无法避免。

  只要想到,此刻地宫中的上万名弟子,即将遭受凶兽屠杀,他简直不敢继续想了。

  “你怎么不点早提醒我。”

  这一刻,苏柔的脸色也是大变,她娇躯一纵,便化作一道疾风,那石门开启的同时,她已是消失不见。

  “李长老,这该怎么办?”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了这位年迈的长老身上。

  “还能怎么办,还不快去救援。”李长老怒喝一声,便冲了出去。

  第四章 比凶兽还凶残

  对于凶兽的大名,楚枫早有耳闻。

  是一种可以修炼的怪物,从弱到强分为九阶,与灵武九重的修武者相互对应。

  不过据说,三阶凶兽的实力,可远强过灵武三重的修武者,甚至能够与灵武四重的高手较量。

  所以,就算是楚枫也不敢大意,他知道这里有机关,只要触发凶兽就会现身。

  “砰”突然,一声闷响传来,一道关押凶兽的石门正在开启。

  “奇怪,我还未踏入大殿,石门怎么就打开了?”楚枫感到诧异。

  “砰砰砰砰砰......”可是紧随其后,大殿两侧总共四十道石门,竟然全部打开。

  这下楚枫傻眼了,因为在那些黑暗的石门内,一双双血红色的眼睛已经睁开,一股强大的杀气充斥了整座大殿。

  “我操,这不是玩我吧?”楚枫破口大骂,他明明听说,每次考核的最后一关,是一只凶兽,但现在是怎么个情况。

  “呜嗷~~~”可是眼下,楚枫根本没时间去想太多,因为密密麻麻的身影已是自石门内窜出,进入了大殿之内。

  他可以清晰的看见,这群怪物的模样,体型似猛虎,但却比猛虎足足大一倍。

  身上乌黑一片,能够看见的只有那如刃一般的利爪獠牙,以及一双血红色的双眼。

  总共四十只凶兽,它们的外貌没有不同,应该是同一品种,不过仔细观察后楚枫发现,它们的额头竟有奇怪的纹路,显然那就是它们等阶的标志。

  “哇喔~”就在这时,一只凶兽怒吼一声,竟将目光投向了大殿深处的高台。

  与此同时,所有凶兽的目光,都投向了高台,并且露出了垂涎之色。

  “靠,你们这群强盗。”见状,楚枫大怒,如此珍品他怎会让这些凶兽享用,怒骂一声,便向高台飞奔而去。

  “呜嗷”而在楚枫刚刚进入大殿,便很快引起了凶兽的注意。

  这下可倒好,足足四十只凶兽,竟同时放弃仙灵草,全部向楚枫围攻而来,仿佛对它们来说,人类的血肉比灵药更具有诱惑力。

  “滚开。”一只二阶凶兽迎面而来,然而楚枫只是一拳,便将它的头颅打爆,根本不堪一击。

  但与此同时,足足数只凶兽已是围攻而至,那种可怕的杀气,足以将一个人吓得浑身颤抖。

  然而楚枫却并未恐惧,他矫健如灵猴,左蹦右跳的穿梭在凶兽群中,每出一招,必有一只凶兽毙命。

  此时此刻,与残忍的凶兽相比,楚枫更像是一只可怕的怪物,他的身体各处都是坚不可摧的利器,任凭凶兽再皮糙肉厚,却也抵挡不住他的一击。

  这一刻,楚枫能够感觉到,在他体内奔腾的不止是天地灵气,还有那让他又爱又恨的九色神雷,正是这神雷给了他如此强大的力量,将他肉体锻造的完美。

  “吼”可就在楚枫杀的眼红之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刺耳的怒吼。

  他转身一望不由大惊,一只巨大的凶兽利爪,已是对他的脑袋抓来。

  这只巨爪与众不同,比起其他凶兽不知强大多少倍,若是被它抓中,脑袋定要粉碎。

  “唰。”楚枫下意识的便向后一窜,想要躲开这道巨爪。

  然而那巨爪速度实在太快,楚枫的脑袋虽然躲开了攻击,但它却狠狠的抓在了楚枫的胸口之上。

  “呃啊~~”胸口被撕裂出五道血淋淋的伤口,致命的疼痛让楚枫忍不住大叫起来。

  “我要撕了你。”然而疼痛之余,楚枫更多的却是愤怒。

  他已经看见,袭击他的那只凶兽,额头上有着四道纹路,可见这是一只四阶凶兽。

  换做是他人,肯定掉头便跑,因为哪怕是同一境界,但凶兽的力量肯定强于人类。

  可楚枫不但没有逃跑,反而疯狂的向那凶兽扑了过去,他这一不要命的举动,就连没有灵智的凶兽们,也是下意识的一愣。

  “铛”

  然而就是凶兽愣神的功夫,楚枫一拳结结实实的打在了它的额头之上。

  没有意想中的血花四溅,却传来一声如钢铁碰撞的巨响。

  甚至楚枫感到了拳头一阵酸麻,仿佛他那一拳不是打在了凶兽的头上,而是打在了铜墙铁壁一般。

  “呜嗷~”

  不过楚枫这一拳也是非同小可,那凶兽痛苦的哀嚎一声,竟向后退了几步,显然它也是感到了疼痛。

  “给我去死。”

  见自己的攻击尚有作用,楚枫也不再留手,抡起胳膊,漫天的拳影开始四处纷飞,沉重的拳头如同暴雨一般,连绵不断的砸在那凶兽身上。

  不得不说,楚枫的爆发力实在太强了,在他疯狂的攻击下,那比他足足大上数倍的凶兽竟然连连后退,甚至想偷袭他的凶兽,被它无疑的一拳,就给活活打死。

  到得最后,足足四十只凶兽,竟全部被它打到在地,大多数身首异处,死的极为惨烈。

  虽说那四阶凶兽的身体尚还完整,但那巨大的脑袋,也是被楚枫活活的给打瘪了。

  “呼呼呼”此刻的楚枫,站在血泊之中,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一番血战之后,他的身体又多出了几道触目惊心的伤口,但却皆未致命,甚至除了那四阶凶兽的攻击外,其它凶兽造成的伤口,只是简单的皮外伤,根本未曾入肉。

  “我的这惧身体,究竟有多强悍?”

  这是楚枫问自己的话,相比那些凶兽,他觉得自己更像是钢筋铁骨。

  这样的身体简直超出了人类的极限,他再一次认识到了自己的特殊性。

  环顾四周一眼,楚枫跃到了高台之上,他看都没看,便将武技和仙灵草揣入了怀中。

  做完这些,楚枫并没有去打开那道关闭的大门,而是向来时之路返回,走入了机关阵中。

  然而,就在楚枫离开不久,一道关闭凶兽的石室内,却走出了十几道身影,为首的正是苏柔。

  这一刻,无论是苏柔还是那群年迈的长老,他们的神色都很怪异。

  虽然只是看到,楚枫对着死去的四阶凶兽,不断的轮着拳头。

  但只要想到,这么多只强大的凶兽,竟被一名少年所杀,他们仍是感到不可思议。

  “李长老,那孩子是谁?”苏柔询问道。

  李长老并未回答,而是看向了身后的其他长老,但长老们却都做出了摇头的动作。

  “这样出色的弟子,你们居然不知道他叫什么?”苏柔眉头微皱有些不悦。

  “外门弟子实在太多了,他若有意保留实力,我们也…..”李长老也是满脸无奈。

  “算了,尽快查清他的底细,然后告诉我。”

  “还有,他既然不想暴露自己的修为,那就如他所愿,不要让他知道,我们了解了他的实力。”苏柔嘱咐道。

  “遵命。”李长老等人恭敬的应下,对于这位内门长老,他们不敢不敬。

  苏柔又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楚枫离去的方向,这才若有所思的走进石室。

  第五章 青龙道人

  苏柔等人离开后,大殿陷入沉寂。

  过了许久,殿外才传来急促的踩踏之音,一位弟子飞速的跑了进来。

  此人乃是段宇轩,但此刻的他与进入地宫前相比,简直判若两人。

  发丝凌乱,满头大汗,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如同发疯一般直奔高台飞奔而去。

  “哈哈,第一终究是我的,杨天雨你个小屁孩,也想和我争?”

  “你当老子隐忍在外门足足六年,是为了什么?我现在告诉你,老子为的就是他妈这些。”

  段宇轩一边奔跑,一边欢呼,如同着了魔一般,目光紧紧的凝视高台,竟忽视了大殿内的凶兽尸体。

  “唰。”他一跃而起,稳稳的落在了高台之上。

  可当他满脸笑容,将目光扫向脚下之后,却如晴天霹雳,顿时傻眼。

  因为在那高台之上,竟然空空如也,连根毛都没有。

  “靠,什么情况?”

  良久之后,他才回过神来,这才发现高台的下方,竟满是鲜血,足足四十只凶兽的尸体,散落在大殿各处。

  并且每只凶兽的死状,那都是惊心动魄,血腥至极。

  这一幕,将他吓坏了,竟噗通一下坐在了高台上,回头观望,这才发现那通过考核的大门,竟然并未打开。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段宇轩有些不知所措,他的思绪瞬间凌乱了。

  “踏踏踏…”就在这时,杨天雨也跑了过来,可是他刚到大殿门口,便停住了。

  看着大殿内的一幕,又看了眼高台之上的段宇轩,他目瞪口呆:“这..这是你做的?”

  段宇轩轻笑一声,苦逼的道:“如果我说不是,你信么?”

  “当然信,你不可能有这么强的实力。”杨天雨撇了他一眼,便走入大殿,查看起凶兽的尸体:“天哪,竟然还有一只四阶凶兽,这究竟是谁的手笔?”

  二人观察良久,但始终未能得出答案,他们想不出在外门之中,什么人会有这么恐怖的实力。

  到得最后,他们甚至怀疑,这是长老们设下的局,是长老吞掉了第一名的奖励。

  可是当灵武三重的弟子大军赶到后,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

  所有人都认为,是杨天雨和段宇轩击杀了那些凶兽,而至于第一名的奖励,则被他们两个平分了。

  但最好笑的是,面对众人那崇拜的目光,杨天雨和段宇轩竟然并未否认,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成了第一名。

  大门被打开,欢呼声也是随之而来,所有人都很开心,因为只要从那道大门走出,他们就成为了内门弟子,迎来了新的人生。

  可就在人们欢呼雀跃之际,一名自地宫走出的少年,引起了人们的注意。

  他一丝不挂,竟在哭泣,满腹委屈的咒骂着:“谁他妈这么缺德,背后打我一闷棍不说,还扒了人家衣服,哪有这么变 态的?”

  对于这样一幕,人们都是很是诧异,唯有楚枫微微一笑,打量了一下 身上完好无损的衣服,悄悄离开了人群。

  内门考核落幕,参加考核者上万人,通过考核者只有两千人,但这已不是一个小数目。

  进入内门,才算正式的成为了青龙宗的弟子,同时也享受到了优越的待遇。

  为了欢迎新弟子加入内门,长老们还特意搞了一场盛宴。

  夜空之上圆月高挂,内门之中歌舞升平,将那喜悦的气氛衬托到了极致。

  不过这场盛宴楚枫却未参加,而是待在自己新的府邸内,赤着上身,观察自己的伤口。

  那伤口正在愈合,并且愈合的很快,这样下去,只要几日便可以彻底痊愈,而这样的恢复能力,正是那神雷赐予的。

  “你究竟是什么?为何要选择我?”

  这个问题,不是楚枫第一次问了,他曾无数次问过这个问题,但却始终未曾得到过答案。

  他仍记得五年前的夜里,青州上空,被九色神雷笼罩。

  天空明亮如白昼,雷霆舞动如蛟龙,天有雷鸣咆哮,大地不住颤抖,人们皆以为末日降临,恐慌之际,混乱一片。

  可只有十岁的楚枫,却不由自主的跑出了家门,前往了一处空旷之地。

  就连现在,他也不知道,当初为什么会那么做,就像是有种魔力在吸引着他前往那里。

  至于后来,他便被神雷附体了。

  没有人见到那一幕,但他却知道丹田内的,一定是那轰动了整片大陆的,九色神雷。

  那神雷虽赐予了楚枫强大的体魄,但楚枫却始终不明白,这样厉害的东西,为何要附在他的体内。

  “算了,既然你不回答,我也就不再问,反正你我,已是一体。”

  楚枫释然的笑了笑,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如果这神雷真要对他不利,以他的力量根本无法抗拒。

  何况至今为止,这神雷带给他的都是好处,所以他也是干脆不再多想。楚枫穿好衣服,将目光投向床头的一本书,书上写着四个大字“雷霆三式。”
  将书拿起,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八号追书阁] 回复数字195,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楚枫翻阅起来,这还是他第一次接触武技,心情多少有些激动。
  “四段武技,雷霆三式,青龙道人所创。”“修至大成,迅如雷,强如霆,堪比五段武技。”看着寥寥几行的介绍,楚枫倒吸了一口凉气,吃惊的道:“这竟是开宗祖师所创的武技!”

  青龙道人,乃是这青龙宗的开宗祖师,千年前纵横大陆无敌手,拥有飞天遁地,移山填海之能,是真正的修武高手。

  在那个年代,由青龙道人所领导的青龙宗,堪称九州大陆第一宗门。

  唯一能够与青龙宗抗衡的,便是九州大陆如今的霸主,姜氏皇朝。

  不过好景不长,在青龙道人过世后,青龙宗便开始衰败,很快跌落九州大陆顶尖宗门之列。

  如今就算在这青州境内,也只是二等宗门,不过这更说明了青龙道人的个人实力。

  而他老人家所创的武技,定是武技中的精品,可遇而不可求。

  激动之余,楚枫赶忙阅读起修炼方法,誓要将这雷霆三式练成。

  一夜未眠,楚枫总算了解这雷霆三式的修炼方法。

  一式为型,二式为意,三式可化雷霆,总得来说这雷霆三式修炼难度极高,不过楚枫却想试上一试。

  洗漱一番之后,楚枫并无困意,于是便前往了内门的武技阁。

  首先,武技阁有修炼武技的设施,另外,因为雷霆三式不能暴露,所以他需要修炼一本别的武技,掩人耳目。

  “还真是热闹。”走进武技阁,眼前豁然开朗,浩瀚的武技阁大殿,竟已人满为患。不过这也在情理之中,毕竟昨日有两千多名弟子加入内门,这些新弟子,最想修炼的可就是武技。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八号追书阁] 回复数字195,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武技阁分为六层,一层一段武技,二层二段武技,三层三段武技,至于四五六层,则都是修炼武技的地方。楚枫一路向上,发现一层人满为患,二层则好了很多,至于第三层的人,已是稀少。这都在意料之中,虽说武技品阶不同则威力不同,但是修炼难度也是不同。

  所以很多人都会从入门开始,先修炼一段武技,等到大成之后,再选择二段,最后修炼三段。

  不过楚枫的目标却很明确,哪怕只是用来防身,但他也要选择最强的。

  “年轻人,我劝你不要好高骛远,这里的武技并不适合你。”可楚枫刚刚踏入三层,一个苍老的声音便传入耳帘。


[ 此貼被我是一好人在2018-09-26 18:23重新編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