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香艳少妇一夜情

香艳少妇一夜情

发布时间:  网站来源:
第1章 送香

  我家是做香地,在鬼街开了家香铺。所谓鬼街,就是县城里的丧葬用品一条街,专做死人买卖,平常人嫌晦气,不爱到这儿来,所以生意很冷清。

  像我的话,三五天不开张都是常事,可你要是以为我不赚钱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三百六十行,哪一行不求财?只要懂得门道和诀窍,黄土都能换黄金,下九流的生意照样能发大财。

  我叫李霖,今年十九,做过的最大一单是两百万,恐怕比起普通家庭一辈子的储蓄都多。可惜,我赚的是阴财,留不住,来得快去得更快。

  爷爷说我四柱属阳,八字重,做咱们这一行就要个能镇得住地。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和死人打的交道多了,半夜难免遇鬼,所以给我留下了几条规矩。我照着他的吩咐,生意倒也做的顺遂,直到有一天晚上。

  冬天里天黑得快,我早早关了店,准备做晚饭。最近没啥开张,手头紧,一分钱都要掰成两半花。外面做的太贵,还不干净,我买了个煤炉,烧水做饭都方便,还省掉了一大笔暖气费。

  一把挂面下锅,两个鸡蛋一磕,等到汤色变白,我立马起锅。加上酱油和醋,撒上葱花,配上辣椒酱,吃得我浑身燥热,额头流汗。

  叮铃铃,突然来了电话。

  “喂,你好,李记香铺。哦,光叔啊,有事?”

  打来电话的是陈光,他是这一行的前辈。陈光家的门面比我大多了,就在医院对门,地段佳,生意好,同行们客气,都称呼他一声光叔。

  “小李啊,有没有镇魂香,我这边急着用。”电话那头他的语气有些急,还传来吵嚷声音,“我这边遇到了点事,有些棘手,最好是你爷爷留下的香,我出双倍价钱。”

  看来光叔是真急了,我家的香本来就比别家贵,他还肯出双倍。

  我刚想答应,就犹豫了。爷爷说过,不能接二手单。死人好处理,也不好处理,碰到寿终正寝地,大家都欢喜。要是碰上那种含恨含怨地,走的不太平,很可能生出什么变故,我也不清楚光叔这一单里头有没有什么玄虚。

  “小李啊,算是老哥哥请你帮个忙,我记着这个人情。”

  我想了想,能让光叔欠我一个人情,可不容易。再说,我现在手头紧,能有一笔送上门的买卖,何必不做?

  “成,先说好,我只是送香过去,其它一概不管。”

  “好嘞,我这就让人去接你。”

  很快就有一辆奔驰停到铺子前,来的是个小年青,叫做王禽,是光叔铺子里的学徒。我拿了香,跟着他直奔医院。

  这时候是七点多,外面早就黑沉沉地,医院里倒是亮堂堂地,人来人往,只是透着一股让人压抑的死沉气氛。王禽领我到住院部十层,这里人就少得多,居然是高级病房。看来光叔接了个大单子啊,事主应该是个大款。

  一个穿着大羽绒服,抹着浓妆的四十多女人蹲在病房前头,看到我过来,急忙叫道:“小李,你总算来了,快,快点。”

  这个女人是光叔老婆,在医院里做护工,别看人打扮老土,护理手段可是一流,送走的人超过一百。听说连县委一把手的老娘住院,都是她亲手护理地。光叔生意能做的这么大,也有他老婆的功劳。

  我看她左脸被抓花了,就知道这回事情不顺。

  果然,病房里有些吵嚷,有几个打扮光鲜华丽的中年男女,脸上带着怒气,光叔正满头大汗地解释着什么。

  “别急,我保证,马上就好。”

  “什么马上就好?这都折腾半个小时了,怎么还没完。陈光,我跟你说,我爸要是走的不安稳,那都是你的错,我让你在罗城待不下去。”

  “是,是,韩先生,您消消火,”光叔也算是有头脸的人物,在这个男人面前,像个孙子一样老实。

  他看到我,如同看到救星,“小李,你总算来了,快,快。”

  有个长满青春痘,一脸桀骜的黄毛跳出来,“老东西,你耍我们呢?你说的高人呢,就这么个毛都没长齐的东西。”

  我脸上带笑,心里嗤了声。豪门的生意难做,有钱人难伺候,什么都不懂,还偏偏喜欢到处插一手。要是碰到那种有钱无德,教养跟不上地,那就更难办了。要是我,就冲这家人的表现,绝不会接这单买卖。

  有个打扮雍容的女人说道:“小武,别闹。那个谁,你来看看,老东西不行,小年青头脑好,办成了我们不会亏待你。”

  我笑笑,“别,我就是给光叔跑跑腿,这儿还是他主事。”

  光叔感激地看着我,女人生气哼了声,“就是给料理死人地,真把自己当个玩意儿了,不识抬举。”好像我刚才说的话拂了韩家的面子,不仅是她,其它几个人都面色不善地看着我。

  我也有些不开心了,瞥了眼韩家人,顿时眼皮直跳。

  刚才没注意,这一细看,韩家人是怎么回事啊?虽然穿戴不俗,但是各个印堂发黑,头笼黑纱,这是有祸事的征兆啊。印堂位于眉眼间,懂玄学的人察言观色,从这儿能看出一个人最近的气运。我跟爷爷学了十几年,这点本事还是有地。

  先前跟光叔说话的中年人看来很有威望,他一挥手,“让他来。”

  光叔拉我过去,病床上躺着个老人,瘦的皮包骨头,眼睛怒睁,嘴巴张开,硬邦邦地早就断了气。

  光叔跟我说,这是韩家的老爷子,骆县里数一数二的大企业盛然制造的当家人。半个月前检查出身体不适送了进来,前几天,医生还说身体指标一切都好,谁知道今天下午突然就断了气。

  之前是光婶照料韩老爷子,这么大的一笔买卖自然要给自家人。光叔带着两个学徒,亲自动手,给韩老爷子擦身子换寿服,整理仪容,谁知道老爷子嘴巴不合眼睛不闭,明显是死的有冤情。

  “这些有钱人怕死,舍不得富贵,怕是不肯走,你给我点上一根镇魂香,好让我送他上路。”

  我点点头,让学徒把门窗紧闭,请韩家人先出去等着。雍容女人一脸不快,“我爹死了,我们几个做儿女的还不能看?你们别耍花招啊。”

  “也行,那你们别说话。”

  我走到老爷子跟前,双手合十,道:“老爷子,生死别离,人之常情,莫要祸害了子孙后辈。黄泉路远,送您一程。”

  我剪下老爷子一束头发,触碰他的皮肤时,只觉得他的身体滑腻腻地,像是摸着一坨烂肉让人恶心,不像是一般人死后身体由绵软变得僵硬的过程。

  光叔早就准备了香炉,我将头发投进去,然后郑重地取出一束黑香,拜了两拜,将黑香给引燃插上。

  一缕香烟,袅袅而起,飘渺迷蒙,散发着一股幽幽香气。屋内顿时变得沉寂,清净,让人心神陶醉,忘记了世间烦忧。

  光叔带着两个学徒,利落地给韩老爷子擦身子。

  这位老爷子身前应该是养尊处优,死相却十分凄惨,浑身皮包骨头,仿佛个骷颅架子,偏偏肚皮鼓起如七八月的孕妇,像是里头装了东西。

  光叔手段老练,拿着毛巾从头到脚擦拭过去,头发,脸部,脖子,胸膛,擦到胯下时,我眼皮一跳。韩老爷浑身惨白,偏偏大腿以下透着不正常的艳红,像是起了斑斑点点。

  上身清理干净了,然后是后背,比起韩家人避之不及,光叔脸色如常,比起韩家子女孝顺多了。

  换上寿衣后,光叔开始给韩老爷整理仪容,他手有些抖,拂过老爷子的眼皮和嘴巴。

  “合上了,老东西总算闭眼了。”痞气的黄毛叫了一声,被雍容妇女瞪了眼,拉到了身后。韩家人松了口气,面上甚至带了笑。

  屋内嗤啦一声,忽地陷入黑暗,居然跳闸了。

  一片漆黑中,韩家人发出惊慌的叫声。本来空调吹的暖暖的病房,忽地气温骤降十几度,冻得人哆嗦,一缕阴风卷起,吹的人背脊寒凉。

  “爸,爸,你好好走,别来祸害我们啊。”

  阴冷中,唯有一缕香气沉浮飘荡,凝而不散。

  我迅速退到墙角,看向韩老爷子的尸身,一缕白气冒出来,隐约像是个人形,却十分不稳定。香气飘荡,将白气一裹,变得镇定平稳。

  韩老爷子?

  白气人形朝我点点头,抬手指了指床下,然后又指向了他的大儿子。他嘴皮子动动,仿佛想要说什么。最终一声喟叹,消失在空气里。

  嗤啦,病房里变得亮堂起来,韩老爷子面目安详,总算是上路了。

  第2章 夜半

  韩老爷子上路了,后事就好办了。

  光叔给老人家换上新衣,整理仪容,韩老爷子眉目安详,仿佛寿终正寝。光婶领着四个青年从楼梯上来,韩家人急忙躲开,因为这四个人抬着一口棺材上来了。

  几人摊开鹤飞西天的布帛,将老人家尸身裹好,抬起放进棺材里。

  寿材早就备下,是上好的檀木棺材,里头刻着红色花纹。我心里奇怪,哪里在棺材上雕花地?光叔悄悄告诉我,东西都是他店里地,不过韩家人事先拖走了,在家里供了一个星期,说是让韩老爷子庇护后人。

  就连那块裹尸布,正面是仙鹤西飞的吉祥寓意,反面是红色花纹,诡异妖戾,倒像是镇鬼伏魔的咒文。韩老爷子可不是喜丧,怎么还用上了红布?这可是忌讳。

  光叔苦着脸摇头,他也没法子。反正入土为安,韩老爷子被一根镇魂香送走,等到尸体火化,往地里一埋,还能诈尸不成?

  “孝子贤孙送老人,”光叔一声吆喝,韩家老大领着众人,磕头送别。

  砰,棺材里忽然传出一声闷响。

  “啊,爸诈尸了,”雍容夫人尖叫道,“我就知道,没这么容易送走啊。”

  韩老大抬手给了她一巴掌,怒道:“胡说什么?陈光,怎么回事?”

  陈光急忙摆手,“没事,没事,小伙子没抬牢。”他咬咬牙,吩咐道,“先封棺,免得到了殡仪馆手忙脚乱。”

  我看着他们将楔子一个个钉进去,陈光拿出来地都是好家伙,楔子是紫檀木地,在神前受过香火,真要有什么不对,也能镇得住。

  到了扶棺的时候,韩家人又不干了,各个都不愿意触碰棺材,仿佛里面地不是自己老子,而是个不相干的死外人。光婶受过气,哼哼道:“韩家人挺不地道地,老头子还没死的时候,他们就在为财产划分吵吵嚷嚷,就差动手打架了。这会儿老头死了,起码先把人送走啊,哼,都不嫌寒碜,丢人哦。“

  病房里气氛有些压抑,空气像是不会流动了,透着沉闷的抑郁。

  我冲光叔使了个眼色,他也急了,说道:“老人家上路,那就长子长孙来吧,快点,别耽搁了时候。”

  韩家人一番攀扯,终于韩老大揪着一脸不情愿的黄毛出来了,雍容妇人拍着儿子,安慰道:“小武,别生气啊,就一会儿,明儿妈就去给你提车,路虎好不好?”

  黄毛嘴里嘟囔,反正不是好话。

  光叔见棺材总算能上路,喘了口气,“小李,要不然你跟我一起把这单生意做完,报酬八二分,怎么样?我不瞒你,韩家开了这个数。“他冲我比划了一下手指,一百万?

  说不心动是假的,就算是八二分,也能有二十万的进账。光婶扯着他袖子,好像有些不情愿的样子,被他恶声道:“不晓事的婆娘,就知道心疼俩钱,男人说话你别插嘴。”

  被她一打岔,我醒过神,差点就忘了爷爷的嘱托,要是真揽下这活,那就是接二手单了。我急忙推脱,“别,光叔,我就一个后生小辈,没有这样的道理。”

  光叔有些失望,“傻婆娘,还站着干啥,快点给小李把钱结了,对了,这么晚了,把人给送回去啊。”

  光婶对我很感谢,取了两沓厚厚纸币,还包了谢礼,“小李啊,你数数。这次都谢你了,咱们县里就属你爷爷能耐,能做出那种奇妙的香来,搂着个聚宝盆呢。”

  “不用数,光叔的为人我还信不过?”

  我笑笑,跟她道谢离开。

  县里做死人生意的多了去了,做香的更多,但是能叫死者安息,抚慰亡魂的镇魂香只有我家才有。爷爷把这门手艺传给我时,就说过,只要谨守本分,能教我一辈子衣食无忧。光婶不知道的是,爷爷留下的镇魂香统共就剩不多,如今店铺里的香都是我亲手做地,我自问比起爷爷,恐怕是青出于蓝。

  王禽开着奔驰送我回去,这会儿已经是十一点多,按照古代时辰,就是过了子时,鬼街上静悄悄,黑沉沉地不透亮,一家家铺子都关了门。

  按照行话说,子时一过,阴涨阳消,魑魅魍魉都出来活动了,活人就该避退,免得冲撞了鬼神。

  王禽虽然跟着光叔做学徒,却是新入行地,胆子不大,到了鬼街外头,就不敢往里头进了。我只能下车,自己走回铺子,正准备开门时。

  “咦?”

  门上大锁像是被动过了,我心里一哂,这是哪个不懂事的小贼,居然偷到了鬼街?鬼街里的门道多得很,我都摸不清楚,以前也来过几个贼,碰到一些不该碰的东西,结果死的很惨。打那时起,鬼街就没贼敢来了。

  我开锁进去,打着手电筒四下里看看,见没少什么东西,这才放了心。钱我都放在卡里,随身带着,铺子里只有几百块零钱,香火纸钱之类地,活人谁会偷?

  临睡前,我点了个白纸灯笼,挂在门楹下。

  黑夜深沉,一个白纸灯笼在冷风里摇曳,烛火晕黄,透着几分不详和诡异。我到里屋睡下,心里惴惴,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折腾到后半夜才有了睡意。

  啪啪啪,门被敲响了,还传来一阵幽幽铃铛声。

  我一个激灵,从床上跳下来。我这家店有个古怪规矩,子时后不做买卖,谁叫门都不开。但是门楹后挂着个铃铛,要是铃铛响,就不能不做这笔生意。

  这是爷爷千叮万嘱的第二条规矩。

  我急忙穿衣,蹬着鞋往外跑。夜半做生意不能开灯,我端着蜡烛,隔着门叫道:“外面来的有事?”

  “走累了,想来歇个脚,”声音幽幽弱弱,是个女人。

  我摸了摸胸口,爷爷给我保命的东西在,定了定神,赶紧给开了门。外面站着个白衣女人,头发披着,连脸孔都遮住了。她怀里抱着个胖娃娃,正在吮手指。

  “进来吧。”

  女人飘进来,脚不沾地。我眼皮跳跳,并不说话,有些清楚她的来路了。无论是恶鬼还是恶人,最忌讳地就是当面说破,说破就坏事了。

  她找了个角落蹲下,嘴里呜呜咽咽,像是在哼着小曲哄孩子睡觉。

  外面天寒地冻,她衣着单薄,抱着个孩子,居然不觉得冷。我冻得哆嗦,只是来了客人,没有将她们丢下的道理,只能拖了条被子出来裹着。

  她不说话,我自然不会跟她搭话,渐渐地有了睡意。哇哇哇,尖锐得出啼叫声响起,原来是小娃娃哭了。女人着急了,怎么哄都不行,小孩越闹越厉害,哭声刺耳揪心。

  女人呜咽:“别哭,娃啊,我给你找皮球玩。”

  我心说,你又没带行礼,哪儿来的皮球,我家店里也不卖啊。女人伸手揪着头发,往上一提,噗嗤,居然将脑袋给卸了,喉咙里喷了一地的黑血。

  我看的恶心,差点吐出来。

  胖娃娃尖叫着跳下来,我这才看清他穿着个漆黑肚兜儿,赤手裸脚,嘴里发出咯咯尖笑。他把女人的脑袋踢来踢去,玩得兴起,还抱起来用力砸两下,很快,浑身都沾满了黑血。

  我缩起脖子,今晚这两个鬼不简单啊,我开店这么久,还没见过这么厉害地,可千万别跟我过不去啊。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胖娃娃像是一个人玩的没意思,就去喊女人。女人头都掉了,哪儿能说话。他眼珠一转,跑到我跟前,“哥哥,陪我玩。”

  我看着他手里血淋淋的脑袋,哪儿敢伸手。这一迟疑就触怒了胖娃娃,他眼珠子翻白,露出满嘴锐齿,“你坏,你不陪我玩,我要吃了你。”

  他一发怒,真是鬼气森森,屋内温度疯狂地下降,冻得我身体都麻木了。

  我挤出笑脸,大丈夫能屈能伸,做一行地就怕胆子小,“哥哥是觉得冷,想要活动一下。你拍皮球不好玩,我教你个好玩地。”

  胖娃娃又笑了,眼珠子变成一片漆黑,挥着小胖手,屋内顿时冒出七八簇幽幽鬼火,飘来飘去,“哥哥不冷,不冷。”

  我起来动动僵硬的手脚,和胖娃娃玩起了丢球的游戏。估计是没人和他玩,胖娃娃咯咯笑,把女人脑袋丢来丢去,然后屁颠颠地去捡回来,玩的不亦乐乎。

  我丢的手都酸了,他不叫停,我也不敢说不玩。

  最让我心寒的是,我手里的女人脑袋睁着眼,咧着嘴吧,好像还在笑。有时候还会嘟囔几句,“轻点,别砸我的额头,嗯,撞到后脑勺了。”

  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几次想要丢开,又怕惹怒了小鬼。

  就这么丢来丢去,忽地外头传来叫声,公鸡打鸣,天就要亮了。女人的无头尸体走过来,拿起脑袋装回去,“天亮了,走了走了。”

  女人伸手进嘴里,拔出一个血淋淋的牙齿,放到桌上。胖娃娃抱住我的腿,冻得我快僵了,”我以后还来找哥哥玩,哥哥玩。“

  我哪敢得罪这个小祖宗,急忙点头答应。他学着女鬼,从嘴里拔牙齿给我,咯咯笑着被女人抱走了。

  等到她们出门,我整个人都软了,呼呼喘息,又有些兴奋地拿起鬼牙。这可是好东西,是鬼怪身上唯一的实物,阴气十足,常人无意中拿到会冤魂上身,被鬼气害死。

  我家的香能镇魂度鬼,其中一味重要材料就是鬼牙。

  第3章 诈尸

  送走母子鬼,我急忙来到神龛前。黑幽幽的小洞内摆着一尊神像,盖着红布。我小时候调皮,想要揭开来,别他拿藤条连掌心都打肿了。爷爷让我别揭,只说时候到了,我自然清楚。

  净手后,我拿出一根红香,敬在神像前。

  “岳显真官四方祗灵,左社右稷不得妄惊,恭请天君,急急如律令。”

  香烟飘散,将一屋子的鬼气祛除干净,透着一股子桃香。我拿了艾香,放在墙角熏染,然后拿起一柄红头扫帚,来来去扫三下,地上黑血就消失不见。

  我拿了艾叶烧水洗澡,回到里屋补觉。等到下午醒过来,打了个喷嚏,果然还是感冒了。这是和小鬼待得久了,外邪入侵,阳火被压的缘故,吃感冒药也没用,还得补点固本培元的东西。

  我在柜台上砸核桃,嘴里吃着红枣,电话又响了。

  “喂,光叔啊,怎么啦?”

  电话那头光叔急的不行,“小李,你昨天拿来医院的香没问题吧?”

  “说啥呢,我跟你又不是头一次交易,哪一回出错了。在医院里,韩老爷子就被我送走了,你这么说什么意思?”我有些生气了。

  “你别生气,快来殡仪馆,韩老爷子出事了。”

  一具尸体,还能起什么幺蛾子?难道是真诈尸了?电话里说不清楚,陈光让王禽来接我。殡仪馆离鬼街不远,搭车就十几分钟。王禽脸有些黑,精神不好,跟我抱怨韩家的丧事不好办。

  到了殡仪馆,几辆灵车进进出出,大门口趴着个破烂男人,面前摆着碗在乞讨,也不怕被车轧伤。我走过去,发现他断了个胳膊,拿了几张钞票丢进他碗里,“挪个地儿,到别处去乞讨。”

  王禽停好车,“你跟谁说话呢,快点进去。”

  韩老爷子停尸在松鹤厅,里面摆着许多花圈,都是县城里有头有脸的人物送来地。韩家人看到我来,目光不善,光叔被揍了,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眼睛都肿了。

  韩家那个黄毛冲过来要打我,“你这个骗子,给我家招灾惹祸。”

  我眼睛一瞪,身上登时冒出一股煞气,死死盯着他的眼睛。他先是一僵,然后脸色发白,额头涔涔冒汗,嘴里嗫嚅,“我,我,我打。”

  韩老大拍着儿子肩膀,把他弄醒,“你既然有本事,就来看看吧。事情要是办砸了,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见儿子还迷糊,他啪啪摔了两个巴掌,愤怒地看着我。

  我的摄魂术只能吓唬吓唬胆小地和气势弱地,他久居高位,我这招就不太管用了。

  他发话了,韩家人也不敢再闹。光叔见我镇住场子,急忙跟我说起缘由。

  虽然送走了韩老爷子,光叔知道老头死的古怪,生怕出事。昨晚送到殡仪馆冷库,亲自带人烧纸点香,一夜太平。他在殡仪馆有熟人,准备天亮就烧第一炉,趁早烧成灰。

  谁知道韩家人不干,韩老爷子是有头脸的人物,不知道有多少人要来祭奠哀悼,怎么也得办个追悼会,硬是要停尸三天再火化,还逼着光叔打开棺材,让来宾瞻仰老爷子遗容。

  我心里笑,封棺再开可不吉利,让老人走的不安心。不过韩家人为了颜面和场子,估计根本不在乎。

  一开始还好好地,来客瞻仰送别老人。谁知道韩老爷子突然从棺材里蹦跶出来,嗷嗷地叫,当场吓跑了来客。有几个人还被他揪住,给咬伤了。

  “这可是大白天,就算有鬼,也不敢出头啊。何况当时人那么多,阳气重,都没能够压得住,真是见鬼了。”光叔一通报怨,也是我心里疑惑地。

  我走近棺材,看到里面被挠出一道道口子。

  我示意王禽把我的包拿来,小伙子吓得腿哆嗦,死活不敢过来,被光叔踹了两脚骂孙子“老子顶着,你怕啥,还能吞了你?”这话一说,吓得他脸都白了。

  我从背包里拿出一张黄符,往棺材底板一贴,毫无异样。

  接着拿出一个铜铃,在棺材里晃晃,顿时发出叮当当的响声。

  光叔急切地看着我,我跟他解释道:“这是沾阴符,要是真诈尸了,能感应到尸气。这是个无心铃,看,里面没有铃心,一般情况下摇它不响。可要是碰到妖魅小鬼,就会发出响声。”

  光叔反应快,“就是说,韩老爷子没有诈尸,是鬼魂作祟?”

  “屁,鬼魂早被我送走了,他要能从地府回来,我管他叫爷爷。”

  殡仪馆里阴气重,有鬼魂野鬼出没很正常,会不会是有野鬼上了韩老爷子的尸身,然后跑掉了?这只是我的想法,还要在殡仪馆里转一圈才清楚。

  不过不应该啊,以光叔的谨慎,应该会在棺材里放上镇物,免得起尸啊。我急忙问他,光说道:“这我怎么敢忘,老爷子嘴里含着一个玉沁,那是以前老坟里出来的好东西,王公大臣用地,绝对镇得住。”

  说话的时候,我注意到王禽脸色有些不对,就朝光叔使了个眼色。

  这会儿韩家人等得不耐烦,又开始嚷嚷,有人朝着要报警,说是我和光叔做了手脚,偷走老爷子的尸体,准备敲诈韩家人一笔。

  韩老大说道:“老爷子自己从棺材里跳出来,大家都看到了,报警有什么用?说是诈尸了?悄悄地找回来烧了才行。”

  “大哥,你这样说就不对了,说不定老头子没死呢。他不想看着自己亲手打下的家业被败光,从底下爬回来,嘿嘿,老头没死,你这董事长的位置就坐不稳了。”

  韩老大怒道:“老二,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我巴望着老头子死吗?”

  这么大的家业分割,自然不可能人人如意。偏偏韩老头死的急,没留下遗嘱,韩老大是长子,占了最大的一块。韩老二精明能干,比起老大贡献更大,觉得自己应该分的更多,早就撕破了脸皮。

  他们吵得不可开交,最后总算统一了意见。

  “给你们三天时间,找到我爸的尸体,要不然就全都进去蹲大牢。别想跑,跑到哪儿韩家都能挖地三尺找出来。”

  韩老二冷哼,“大哥,你这当家人的气势倒是摆的挺足啊。等老爷子头七过了,我就要召开董事大会,哼,到时候说不准股东们支持谁?”

  韩老大盯着他,眼神阴冷,“老二,你还别跟我争。老头死了,我是老大,就该上位,这就是命。你要是不服气,就要底下去找老头子讨个遗嘱。”

  韩家人走的干净,连个守灵地都没有。

  墙角传来光叔的怒骂,王禽一个小伙被他几个耳光子,打的眼泪鼻涕糊一脸。他拿出个红色玉沁给我看,骂道:“这小子猪油蒙了心,居然敢偷死人嘴里的东西,我回去就打断他的腿。”

  难怪我今天一眼就觉得他面黑,原来是沾了死人阴气,黑纱照顶。

  “你也别急,这事情古怪,说不定是有人要整韩家,我们只是无辜被卷进来地。光叔,你回去后查一查韩家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对了,让王禽去庙里或者道观躲一躲,事情没弄清楚,就别出来了。”

  光叔千恩万谢,“小李,麻烦你了,你有啥需要,就打电话给我。我也会发动手底下人,去找韩老爷子地。”

  我在殡仪馆里转了一圈,想找个鬼来问问。谁知道竟然一个没遇到,不知道是不是大白天都躲起来了,看来只有晚上再来一趟了。

  韩老爷子嘴里的玉沁我留下了,这东西沾着阴气,尸体很可能会回头来找,到时候布下个陷阱,将尸体捉住就行。

  我比较在意的是,如果真有人在背后搞鬼,恐怕事情不会太顺利。

  等回到香铺时,我眉头皱起来,台阶上落着个灰堆,里面被踩出个脚印,这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来过了?我一脚踢散了灰堆,开门进去忙活起来。

  叮当当,门楹下的铃铛发出清脆声音。

  门口来了个红衣女郎,身段婀娜,嫩肌如雪,她打着一柄油纸伞,看不清面孔。她扣着门,声音幽幽细细,“掌柜,做买卖吗?”

  “请进,需要什么东西?”

  红衣女子缓缓道:“路过此处,想要悼念一位故人。”我一听,心里有谱,将香烛纸钱给备齐了,还送了一束香。

  她摇摇头,“我急着赶路,无法祭奠,你替我跑一趟,”说着,就报出了一个地址。这种事情我不是头一次做地,她说的地方也不远,我就答应了。

  红衣女子临走前,留下一句话,“掌柜地,今晚不要开门,只管一觉睡到天亮。遇到难事,不妨向西跑。”

  我听得狐疑,这女人是怎么回事,怎么像是个算命先生?她知道我今晚要去殡仪馆,难道和韩家的事情有关联。我急忙出门追她,哪里还看得到人。

  第4章 灵车

  天阴沉沉地,黑得快。乌云压顶,隐隐传来闷雷声,看起来要有场大雨。

  冬夜打雷?果然不是出门的好时候。我关好了铺子,挂起白纸灯笼,回到里屋睡下。到了后半夜的时候,突然被一阵敲门声惊醒。

  “谁啊,”我叫了声,没人应答。

  我缩回暖和的被窝,迷迷糊糊要睡着,敲门声又响起了。我堵着耳朵,谁知外面不肯放弃,一直在敲门。那声音刁得很,直接在心里头响。

  这真是要了老命了,我睡不着了,怒气冲冲地下了床。

  门楹后的铃铛没响。

  我隔着门叫道:“今晚不开门,去别家吧。”

  砰砰砰,外面直接开始砸门了。听那声势,似乎要把我家的店面给拆了。我从柜台里抽出一根柳树藤条,拿在手里开了门。

  外面黑漆漆地,鬼街上夜里不上灯,冷风幽幽,半个影子都没,跑了?我心里纳闷,就听到旁边传来一声哎呦,跌出个黑影。

  是个鬼祟的小脚老太太,趁我不注意往铺子里闯,结果被弹了出来。

  我冷笑道:“老婆子,你力气不小啊,怎么,想把我这家店给拆了啊?”

  这老太穿着黑底红线的大花袄,脸色煞白,涂着大腮红,老脸可怖,耳边还簪着一朵黑花,不伦不类地。她咧嘴凶巴巴道:“你这小崽子不早开门,是不是睡死了魂儿被吃了?想要冻死老太婆啊,要是我死在你门口,就是你造的孽,到了阴曹地府也要求小鬼上来勾你。”

  刁妇,还想叫小鬼勾我?看她要往里闯,我拿着藤条毫不客气地敲在她手上。

  “哎呦,”老太太尖叫着,身形似乎矮了几分,躺在地上打滚,叫道,“哎呦,要死啦,要死啦,快救命啊。”

  黑沉沉的夜色里乌压压地,还真有了动静,飘来几个黑影。

  我拿出一根香烛,插到门口,香烟袅袅,惹得黑影凑上来猛吸一顿,脸色陶醉。“吃了东西快走,再不走,别怪我不客气。”藤条一甩,吓得黑影跑的干净。

  老太婆见这招不管用,叫道:“你个人贩子,你管跑了我的小外孙,还打我,你不是人。”

  “谁拐了你外孙,找谁去,不是我,别在这儿撒泼。”

  “就是你,就是你,我问到你店里有小孙子的味道,肯定是你干地。就算不是你,你也是同伙,给我交出来,交出来。”

  我猛地想起昨晚来到店里的母子鬼,难道老太婆嘴里的孙子就是那个胖娃娃?不过我没打算说出来,“没见过,快走。”

  老太婆蹲在门口,拍着腿哭闹:“老婆子命苦啊,孙子被人抱走了,我不活了,啊啊,不活啦。”

  她在门外一阵吵嚷啼哭,鬼音入脑,嗡嗡地叫人头皮发炸,我实在忍不住,出门一指西边,“她们往那儿去了,快走,别在我门口嚎丧。”

  老太婆一抹脸,瘪着嘴奸笑:“好,给你。”丢了一把圆滚滚东西进来,颠着小脚跑掉了。

  我捡起来一看,顿时恶心,居然是溃烂的死人眼珠子。这个死老太婆,鬼眼珠也敢给我,这玩意儿阴气重,我一个活人哪儿消受得起?只能先拿黄纸铜钱压着,等天亮后丢掉。

  这会儿到了后半夜,反正睡不着,倒不如去殡仪馆看看,是否能够找到一些线索。

  殡仪馆离得不远,步行半个小时就到。黑夜幽幽,乌云蔽月,冷风发出呜咽幽鸣,就算我胆大,心里头也有些发冷。忽地想起白日里红衣女子的叮嘱,暗自好笑,都出来了,还能回去不成。

  殡仪馆里寂静阴冷,大晚上也没人巡逻,被我轻易翻墙进去。

  我把头发弄乱,脸上涂满泥巴,弄得不人不鬼地。然后找了个阴地,在地上插了两根香烛,烧了纸钱,过了一会儿,跑来两个小鬼,深深嗅着香烛味道,拿了纸钱欢快地跑掉。

  鬼喜脏污,把自己弄脏了,他们就会把自己当成同类。我在舌头底下含着一枚五帝钱,压住自身阳气,免得被灵觉敏锐的老鬼给看破。

  两个小鬼跑,我在后头跟着,到了后门,才发现为啥转悠半天都看不到一个鬼魂了。

  后门正热闹着呢,鬼头碰鬼头,乌压压的一群,估计整个殡仪馆的鬼怪都到这儿来了?我心里奇怪,这是在开小区生活会?这么热闹?

  我挤到前头去,几个鬼见我插队,纷纷来揪我。我把眼珠子一瞪,摄魂术吓得他们急忙躲开。

  后门外头停着一辆黑乎乎的大巴,场中倒着个车轱辘。

  鬼一个接一个地上去,只要能扶起车轱辘掂两下,有个黑衣老鬼就在簿子上记个名字,领鬼上车。看到几个鬼满脸兴奋,似乎能上车是很高兴的事情。

  我听周围的鬼悄悄嘀咕,这辆车每隔一段时间就来,挑选一些厉害的鬼带走去干活。只要肯干肯吃苦,将来还有投胎的机会。

  我听了心中冷笑,骗鬼呢?孤魂野鬼想要投胎,必得去阴曹地府走一遭,洗去前生种种,消去罪孽,还得等名额呢,哪有这么简单。

  突然,一个大肚的男鬼出来,把车轱辘举过头顶。黑衣老鬼满意点头,把他领走了。

  刚才那个不是韩老爷子吗?他怎么在这儿?我心里惊诧,明明在医院的时候,我就把他给送走了。他应该早就去了阴曹地府,怎么还在阳世逗留?

  我一愣神,被后头几个鬼推搡出来。

  这车轱辘鬼气森森,一看就是阴物,我一个大活人哪儿提的起来?看我不动弹,黑衣老鬼眼里狐疑,“怎么不动,快点,后面还在排队呢。”

  我假装弯腰去看,心里急思脱身之策,要是撒腿跑路,会不会被这群鬼撕成碎片?黑衣老鬼起了疑,嘴里嘀咕,旁边的黑汉朝我走来。这黑汉膀大腰圆,眼珠猩红,已经是厉鬼级别。

  “兄弟,你等等哥哥我啊,不是说好一起抬的吗?你怎么一个人先上了?”鬼群里挤出个青年,看起来文质彬彬。

  “他是你哥?”黑衣老鬼狐疑道。

  青年点头道:“我们哥俩是读书人,力气不大,就想着一起来抬。你说是不是啊,弟?”

  我骑虎难下,心里诅咒,这是哪儿冒出来的野鬼,居然占我便宜。我红着脸,尴尬叫了声哥,声音低如蚊蚋。

  青年乐得哈哈笑,居然拍拍我的头,“我弟面皮薄,你们看。”

  他过来和我一起抬车轱辘,轱辘冰寒,冻得我指头发僵。青年抓着我,一把将车轱辘举起来,然后丢的远远地。

  他的手是暖和地,活人?可活人怎么提的起来?

  按照规矩,只能一个鬼来抬,我们两个自然不成,黑衣老鬼显得有些迟疑。我心里紧张,生怕他拒绝,韩老爷的魂儿上了车,我自然要去找回来。

  他拿出簿子,“你们是读书人?可认得上面的字?”

  黑簿子上像是鬼画符,我哪儿认得?青年点头,自信道:“当然认得,唔,大人你是灵仰山通灵大王座下啊,好威风,让我们兄弟一起去吧。”

  黑衣老鬼满意点头:“倒是个机灵地,这是鬼文,普通人死后浑噩,根本不认得,教起来麻烦。还是你这种魂力强的好,灵慧聪敏,一眼就懂。”说着,还对青年流露出羡慕的神色。

  他递来两张黑符,被青年一把抢过,“我弟的让我拿,他脑袋呆,还望大人见谅。日后到了山上,还请你多多照拂我们兄弟。”

  “那是,那是,”黑衣老鬼看他不凡,自然乐得结交。

  见我们两个违规过关,后面的鬼闹腾起来,有几个被淘汰地冲过来惹事。化作厉鬼的壮汉眼珠子猩红,浑身鬼气缠绕,冲上去抓着几个鬼撕成碎片,填进了肚皮里。

  我眼皮直跳,幸亏刚才没跑,要不然这会儿正要跟韩老爷子作伴去了。

  车里黑乎乎地,透着一股难闻的腐朽死人味。车窗都蒙着黑布,也不电灯,我瞧见韩老爷子的位置,就坐到了他后头。

  “里边去,挤挤,”青年把我推进去,大咧咧坐下。

  我心里恼火,巴掌摊到他面前,想要回黑符。这东西估计是身份凭证,没了它,恐怕要惹出许多风险。他翻着眼皮,“干吗,要糖吃啊,再叫声哥来听听。”

  我嘴里压着五帝钱,怎么可能说话?他啧啧两声,“屁大的本事没有,也敢管天大的事,如今的小娃娃,真是缺心眼,”说完,就靠着椅背睡觉,不一会儿就响起了呼噜声。

  第5章 血石

  这椅背上是暗红地,像是一片片血污,透着一股尿骚和腐臭味道,真难为他能睡得着。

  韩老爷子呆坐着,我悄悄靠过去,拍拍他的肩膀。他回过头,眼神显得呆滞,像是痴傻了,完全不认得我了。我又不能说话,只能先按捺着焦急心思。

  车上鬼越来越多,位置也不够,就有鬼开始打架了,也没有谁出来管管。

  有个凶戾的恶鬼眼神通红,离化为厉鬼不远,朝这边过来,伸手去揪青年的头发。我心里怀疑他也是活人,怕他被戳破,到底刚才也帮了我的忙,不能袖手旁观。

  我一掌拍开他,触碰处一片冰寒,冻得我哆嗦。

  恶鬼暴躁道:“你小子找死,本来我只要个位置,现在大爷要把你们都给吃掉。”他抓着我的胳膊,张嘴咬下,痛的我哎呦叫唤,被他从手上咬楚一缕白雾。

  好疼,胳膊像是断掉了。

  “你敢动我弟,找死,”青年被惊醒,一看就明白了。他眼神冰寒,浑身散发出一股凶戾绝伦的气势,比起恶鬼凶上百倍千倍,震得我都说不出话来。

  “你,你,不要过,”恶鬼吓得魂体都开始动荡。青年跳起来,抓着他的脑袋嘎巴拧下来,黑血四溅。他并掌如刀,插进恶鬼胸膛。

  噗嗤,恶鬼被他捏碎成一团黑雾。

  这份凶悍顿时吓得鬼怪退避三舍,我们两人周围立马空出一大片,宁可趴着窗户吊着车顶,都不敢靠近一分。

  “张嘴。”

  叫我?我没回神。青年嫌弃地看着我,“一个小鬼就把你吓傻了?傻弟。”他捏着我嘴巴,将黑雾塞进去。一股阴寒滑进肺腑,像是活吞了一条泥鳅,呛得我难受。

  “刚才恶鬼咬伤了你的魂体,要是魂魄碎掉,人也就嗝屁了。把嘴里玩意儿掏出来,你吞了这恶鬼,阴气盖过阳气,他们闻不到你身上的人味。”他捏着我的嘴巴,手指一勾,五帝钱就到了他掌中。

  “你到底是谁?”

  青年邪魅一笑,“我是你哥啊。”他不肯说,我也拿他没法子。

  黑衣老鬼上车后,一看少了个,又到外头随便捉了个充数。引擎启动,大巴开离了殡仪馆,像是一辆幽灵车在黑夜里奔驰。

  黑夜幽幽,一开始还在县城里,出了城,路越走越偏,我就不认识了。幽灵车穿过一片小树林,最后停在了一个山坳里头。

  黑衣老鬼领我们来到一个黑黝黝的洞穴,滴水成霜,煞气凛冽,旁边还倒着残缺的骨骸,一看就是凶恶险地。

  “你们每人拿个口袋,进去挖一种红石头,装满了就出来,大大有赏。”

  他跑到旁边,和两个看守模样的恶鬼吃着酒菜,桌上摆满了蛇蝎蛆虫,几个鬼吃得津津有味。听他们称呼老鬼为张师爷,很有一股巴结讨好的味道。

  洞里阴寒刺骨,不知道是不是吞了恶鬼,阴气强盛,我没有受到太大影响。

  韩老爷子浑浑噩噩,让做啥,就干啥,蹲在地上找红石头。我低着头,悄悄地朝他那边摸过去。

  这洞以前不知道是做啥地,里面到处都是死人骨骸,看起来有些年代了。我提着一株草,从地下拖出个骷髅脑袋,“小子无心,勿怪勿怪,”我念叨两句,准备埋回去,眼窝子里有什么一闪。

  我抠出来一看,居然就是一块红石头。

  这么简单就找到了?还要这么多鬼干吗?这石头一沾手,我就觉得体内气息一阵不稳,似乎被它给夺去了些。

  我靠近韩老爷子,悄悄说道:“老爷子,你还记得我吗?我们在县医院见过面,你不是已经去了地府吗?怎么到了这儿?”

  韩老爷子漠然看了我一眼,低下头,摸到一块红石头塞进袋子。

  “你叫韩德兴,是盛然织造的当家人啊。”

  韩老爷子只顾着捡石头,忽然,一下子从我眼前消失了。口袋掉下来,红石头滚满一地。

  我呆住了。

  这时爬来个丑陋小鬼,绿毛青皮,很是恶心。它咧着嘴巴,捡起红石头往肚皮里扔,嘴里桀桀笑。

  刚才不见影子的青年冒了出来,提着小鬼两只脚,重重往岩壁上摔。青皮小鬼被他打得哇哇叫,嘴里一直吐石头,直到肚皮瘪了,才被他放了。

  “这是怎么回事?韩老爷子怎么突然不见了?”

  “这叫阴血石,沾染死人的阴气和尸气,几十年才有一颗。没啥大用,就是能吸食鬼怪阴气,吸得越多,颜色越深。刚才那个老头不是不见了,而是被吸光了。”

  我急忙把袋子丢掉,他一把接过去,“嗯,总算装满一个口袋了。”

  “那个黑衣老鬼领我们来,根本不是去给什么山大王做手下,其实是想用殡仪馆的鬼来养这些石头吧。”我抬头看看,刚才进来还有几十个鬼,现在只剩十几个了,还在不断减少。

  “也不全是,魂力强的鬼能撑到最后,就能到灵仰山去了。”

  我突然领悟,“原来你的目的就是灵仰山。你知道这里的古怪,所以才让我吃了那只恶鬼。”要不然的话,我也早就被吸干了,只剩一具空壳尸体。

  他不置可否:“灵仰山乱的很,只能费些手段混进去。”

  “糟糕,韩老爷子的魂儿没了,我怎么办?他的尸体都不知道跑哪儿去了?”我一阵头疼,韩家人都不是好相与地,有的纠缠了。

  青年笑笑,说道:“那老头被人抹去灵识,浑噩无知,你领回去也没用。我看他肚大如孕,应该是被人做了手脚,抢尸的人肯定就是施法的人。不过有抹掉灵识的手段,你肯定不是对手,趁早收手吧。”

  我哼了声,我好歹是李记香铺的传人,可没有那么弱不禁风。韩老爷子能到这儿,肯定跟灵仰山有着一丝关系。

  青年调笑道:“还不服气?小子,有个性,遇到危险时,大喊三声‘哥,快来救我’,我就来救你了。”他哈哈一笑,拎着口袋走掉了。

  这会儿,山洞里只剩三个鬼,眼珠子泛红,显然都是厉害恶鬼。鬼消失了,黑符还留在洞中,我捡起一张,装满一袋石头出去交差。
  青年见我不放弃,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众号[唯漫小说] 回复数字418,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跟那个张师爷悄悄说了几句,我心里大叫不妙。
  “你作弊,剔除资格,”张师爷一声吆喝,就有两个恶鬼过来抓我。我撒腿就跑,被狗撵似地逃出树林,好容易摆脱追捕。

  这会儿天色阴沉,林高草深,我也不知道到了哪儿。远处依稀有灯火,就朝那儿过去,刚走两步,就走不动道儿了。

  背后一股阴寒传来,腿上如同绑了秤砣,越走越重。

  我回头一看,后面不知何时跟着个汉子,踩着我的脚印跟过来。我看他踮着脚尖,就知道这是个吊步鬼。

  以前人死在山野里,无人收拾遗骸,只能曝尸荒野,也无人吊祭,怨气深重下就会变成吊步鬼。他们遇到活人,就踩着别人脚印走,等到磨光活人阳气,就能走进尸体内,才能出了山野。

  想要对付吊步鬼很难,甩掉却容易。

  我转过身,倒退着步伐往后走,腿上压力顿时大减。男人到了我转身的地方,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以前爷爷跟我说过,吊步鬼踮着脚,只能跟着脚尖走,步子一乱,他就浑噩了。

  我甩掉吊步鬼,进了山村。这会估计是后半夜了,家家户户却都掌着等,我敲了几户人家,说是想要借宿一晚。里面明明有人影,也不跟我说话,也不给我开门。

  我一连敲了几家,终于有人开门了,是个老头。

  他探头四下看看,又上下打量我,才把我扯进去,啪地关门上栓。“小年青,你是谁,怎么敢大半夜在外头走?”

  “我叫李霖,县里来地,夜里迷了路就到这儿了。”我随口胡诌,老头却恍然道:“我知道,就是那个,什么驴子客对吧。你们这些小年青啊,不知道天高地厚,野林子不知道吞了多少人,半夜里都敢乱跑。”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众号[唯漫小说] 回复数字418,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据老头所说,野林子里头是一个荒废矿洞,坍塌砸人,埋了不少白骨。前些时候闹起鬼,吃了不少人,害得村子里人人自危。我心里猜想,就是张师爷底下的恶鬼做地。“我敲了那么多的门,谁都不敢开,怎么你让我进来了?”

  老头叹气:“我儿子没了,半个月前去打柴,就没回来。唉,我怕他哪天回来了,没人给应门。前些时候,有个高人路过,叫我们半夜将狗塞了嘴,门上用红线绑了,家里供着他给的神像,不要熄灯,恶鬼就不敢闯进来了。”


[ 此貼被我是一好人在2018-09-26 18:23重新編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