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公公给儿媳的治疗

公公给儿媳的治疗

发布时间:  网站来源:
第1章 一群精神病

  夏国,某丛林深处有一座绿色的军营。

  这里就是令世界各国闻风丧胆的血狼特种部队基地。

  血狼部队成立仅仅几年时间,就所向披靡,战无不胜,以敌人的鲜血捍卫住了血狼的尊严和荣誉。成为当今世界最顶级的特种部队!

  此时,军营操场上,英姿飒爽的绿色身影排列整齐。

  队列前面,一名高大威武的中年将官正在训话。

  中年将官三十多岁,军衔,少将!

  中年将官身后,站着四个同样高大威猛的中年教官。

  六十几个新兵的目光坐标全部凝聚在中年将官身上。

  男兵们一脸崇拜。

  其中的六个女兵更是俏.脸通红,春.情满眼。

  因为,他是狼首!军人的骄傲!

  狼首,凶名远播,誉满全球。

  狼首是令世界恐惧的存在,是无数夏国军人的英雄榜样。

  “狼崽子们?欢迎你们来到血狼地狱!”

  中年将官刚毅帅气的脸上露出玩世不恭的笑容,晶亮的眼睛扫视着面前这批刚被选进血狼特种部队的新兵。

  这些新兵都是各个部队的兵王,但在这里,他们都是新兵。

  “我是狼首,也是你们的总教官!“狼首说到这儿,露出整齐的米粒小白牙。

  新兵们更加激动了,因为,狼首居然要亲自训练他们。

  狼首忽然收起笑容,一脸严肃地说道:

  ”不要把这里当做你们镀金的天堂,也不要把这里当做惨无人道的人间地狱!但,我要提醒你们,从这里走出去的每一个人都把这里称做,坟墓!“

  新兵们无动于衷,血狼身为夏国最神秘的的特种部队,训练残酷是必然,他们早有思想准备!

  ”退伍不褪色,退役不退籍。你一旦成为血狼队员,终身都是血狼的队员。你们将随时待命!哪怕,你们伤残。“狼首面无表情,声音里也没有任何情感。

  终身?残了也要接受任务?此时,有的新兵脸色变了。

  他们有吃苦的准备,但这个准备是为了应对训练的残酷,而不是被捆绑一辈子,更不是去送死。

  ”不要认为这只是一场炼狱式的训练。从这里淘汰出去时,你,也许会变成一具冰凉的死尸;也许,你会变成一个四肢不全的残废;也许,你会成为一个神志不清的植物人。而这还只是初步淘汰!”狼首严肃地说道。

  此时,这些新兵尽皆动容。这里可比他们想像的要更残酷得多。

  “你们刚才都看到了血狼淘汰光荣榜,那上面有一百零八位在训练中死去的淘汰者。在这里,淘汰,也光荣!但前提是,你死了才有资格登上这个淘汰光荣榜。“

  狼首声音低沉,似乎是在说着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此时,新兵们各个脸色严峻起来,没了刚才的激动。

  训练都能练死人?可见这里的训练残酷到何种境地。

  很多人当兵的目的是镀金,是崇拜这身橄榄绿。至于保卫家园保卫国家,只是和平年代人人都可以喊出来的口号而已。

  他们从没想到过现代当兵会上战场,会牺牲。要是知道是来送死的,他们也许不会选择当兵。

  ”凡是能坚持到最后能留下来的,无一例外也都成了精神病。因为精神好的是坚持不下来的。我,也是个精神病!别看我现在很正常,那是因为,我吃药了!“狼首说道。

  狼首的话让人觉得可笑,但是,六十几个新兵,却没人能笑得出来。

  因为他们看得出,狼首不是在危言耸听,不是在吓唬他们!那个淘汰光荣榜,确实存在,他们刚刚参观过,只是刚知道它的来历而已。

  ”你们可以想象,由一个精神病来训练你们,后果会是什么样子!现在,你们想要退出还来得及。“

  狼首说着,突然浑身杀气肆意,一脸凶气地吼道:“你们有谁退出吗?”

  此时的狼首,似乎,精神病犯了。

  新兵们都是一哆嗦,无不脸色苍白!

  几个女兵更是花容失色,眼睛里早没了崇拜,有的只是恐惧。

  虽然恐惧,但是,没人退出。

  因为他们是军人,他们是各个部队里选拔出来的兵王。

  他们也没脸就这么回去。

  他们即使被淘汰,也必须拿走一颗象征着血狼荣誉的狼牙。

  能以淘汰者的身份拿走血狼特种部队狼牙的兵,也绝对是兵王之王,也是各个部队争抢的宠儿。

  狼牙,代表着尊严和实力!代表着血狼对你的认可。

  “很好!你们都很有兵王种!但是,一会儿,你们就会知道你们选择留下是多么的愚蠢!”

  狼首说到这,转身对身后的一个脸上布满刀疤的教官喝道:

  “狼二?带他们去参观血狼地狱!”

  “是!”

  面目狰狞的狼二,标杆溜直地敬礼。

  狼二的脸很恐怖,脸上的伤疤层层叠叠,纵横交错,像是隆起的褐色山丘。

  他身上的疤痕之多,就更不用说了。

  狼二,是血狼部队的教官之一!

  “全体!向右转,齐步走!”

  狼二瞪着布满血丝的眼睛,冲着新兵们喝道。

  随着他的张口说话,狼二脸上的紫色“山丘”在移动,更显狰狞恐怖。

  此时,他的形象,就像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新兵们都不敢看狼二。

  女兵们紧咬双唇,似乎在忍着呕吐!

  等狼二带着新兵走了,狼首身后的狼一,开口问道:“老大?这批新兵蛋子怎么样?”

  狼一是血狼特种部队副大队长,也是新兵训练营的第一教官。

  血狼部队成员,只用代号。

  死了,代号保留,永不褪色!

  狼一的脸上疤痕不多,只有两条交叉的刀疤扣在脸上。他的左右脸蛋子上还有两个深深的酒窝,这是子弹留下的美丽纪念。

  狼一的身材比狼首矮半头,但体格比狼首还要魁梧。

  几个教官中,只有狼首脸上光光溜溜,没有一块疤痕,但其身上的疤痕却层层叠叠无以计数,比任何人都多。

  狼首曾经自嘲,他冬天都不用盖被子,疤痕就是被子;夏天不用穿衣服,疤痕就是衣服。可见其身上已经没有好地方了。

  听到狼一的询问,狼首抱着膀子说道:”一半一半!”

  “啊?还能剩下这么多?这批新兵蛋子不赖呀?”狼一虎目发亮。

  “这批新兵确实不错!”狼首说道。

  “老大?他们里面有可能出现凶兵吗?”狼一希冀地看着狼首。

  凶兵,是兵至极的代号。

  除了狼首,夏国军队中,再也没有出现过凶兵。

  世界也没有!

  世界各国对夏国的凶兵极为忌惮。

  “凶兵一出,谁与争锋!”这是世界各国对凶兵的评价。

  “没有!”狼首遗憾地摇头。

  “五年了,除了你,再也没有出现一个凶兵。”狼一,一脸的失望之色。

  “靠!你以为凶妖兵是大白菜呢?凶兵,仅此一枚,足以!”狼首白了一眼狼一,拍拍胸脯,得意地说道。

  “嘿嘿!”狼一咧嘴笑了,露出一口金灿灿的假牙。

  狼首看着狼一嘴里的金灿灿,帅气的眼睛里露出贪婪之色。

  狼一看到狼首的眼神,一机灵,赶紧捂住嘴巴,呜呜说道:“老大?我都给了你一个狗链子粗的金项链了,你能不能不惦记我这一口大金牙?这可是俺媳妇儿送我的,为的就是让我牙好身体就好,吃嘛嘛香!”

  狼一眼里露出恳求和畏惧之色。

  “为了弟妹的幸福生活,就算了吧。坏了!”狼首点点头,突然撒腿就跑.

  狼一吓了一跳。

  “老大?一会儿你还要训话这些狼崽子呢?”狼一冲着狼首的背影喊道。

  “我马上回来,大金链子让我拴大黄了。我得赶紧取回来,否则,大黄那货又要啃掉我二两黄金了。”狼首声音未落,人已经没影了。

  “呜呜呜,我的大金链子啊!”狼一一拍大腿,感觉凶多吉少。

  大黄,是血狼部队中的犬王,确切的说,大黄应该是狼王。因为它是狼首驯服的世界上最凶残的金毛狼。

  金毛狼比狼首还变.态,不喜欢吃肉,喜欢啃金子。

  狼首很快就回来了,哭丧着脸,两手空空。

  “我草!大黄不会真把大金链子给啃没了吧?”狼一见此,大惊失色。

  “我草大黄它祖宗十八代的,一个破狗,不啃骨头,啃金子!”狼首突然破口大骂。

  狼一顿足捶胸:“黄金万两啊!”

  第2章 你瞎呀

  接下来的半个多西门青小时,狼首和狼一不住嘴地开骂大黄。

  半个小时后,两人住嘴,因为新兵们参观完血狼地狱回来了。

  此时的新兵们没有一个脸色好看的。

  “有退出的吗?现在退出还来得及。如果正式训练开始,想要退出,除非横着出去。”狼首看着这些貌似已经被吓破胆的新兵们,问道。

  “我退出!”一个苗条漂亮的女兵,走出队列,一脸惊恐未退地说道。

  “好!再见!你能从你的部队脱颖而出,也算是兵中之王了。不要因为这次的退缩而有心理压力!每个人都清楚自己想要什么,能做到什么,硬着头皮上,那是弱智。我不会在你的档案上写上是你主动退出的,我会留下你没能驯服金毛狼的评价!这个理由不会影响你的前途,因为,除了真正的血狼战士,没人能驯服最凶残的金毛狼。”

  狼首向女兵敬了个军礼,还不忘做做思想工作和给她交底。

  狼首确实认为退出血狼不丢人,硬挺着才是傻子。

  “谢谢首长!”女兵回礼,之后泪流满面地跑向远处的军车。

  似乎是西门青的话起了作用,又有四个女兵走出队列。

  “好!刚才的话也送给你们,再见!”狼首猛敬礼。

  四个女兵回礼后,也是珠泪滚滚地跑向军车。

  退!

  是耻辱。

  起码她们是这么认为的。

  六个女兵,仅剩下一个女兵。

  唯一的一个女兵,此时,这个女兵面无表情。

  女兵皮肤细嫩,身体也单薄,看起来弱不禁风。

  “你不退出?”狼首有些吃惊地看着这个的女兵,问道。

  狼首之前就怀疑这丫头是走后门上来的,否则,这么柔弱的女兵,会是兵王?

  “废话!你瞎呀?”女兵大大的眼睛,白了狼首一眼,说道。

  女兵声音很好听,柔柔的,嗲声嗲气,只是说出的话,绝对够粗俗。

  额!

  狼首被噎的够呛。

  狼一等几位教官都想笑,都充满兴趣地看着这个虽然弱不禁风,但很有意思的女兵。

  在他们的印象里,敢对狼首这个态度说话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狼嫂。

  狼嫂是狼首的媳妇儿,也是个极其变.态的存在,是血狼部队唯一的女狼王。

  狼嫂长得相当漂亮,第一天来,因为装逼,被狼首狠狠收拾了一顿。

  结果,狼嫂在一次实弹射击训练中,直接对狼首开枪,差点打碎了狼首的蛋.蛋。

  狼嫂对此次事故的解释是,风太大,子弹被吹偏了。

  气的狼首发誓,非此女不娶。

  后来两人还真搞到一块去了。

  狼嫂成为血狼的一员后,狼首亲自命名狼嫂,代号---红太狼。

  “你叫什么名字!”此时,狼首也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个女兵,问道。

  “潘静莲!”女兵答道,浓郁的地方口音,很容易被人听成潘金莲。

  扑哧!

  狼首忍不住乐了。

  狼一等人也笑出声来。

  哈哈哈,其他新兵更是没有节操,大笑出声。

  “笑你大爷啊?老娘不是潘金莲,老娘是潘静莲!我的名字是金山寺得道高僧给起的,象征着清净无染,光明自在的意思。老和尚说了,人间的莲花不出数十瓣,天上的莲花不出数百瓣,净土的莲花也只有千瓣以上。莲花表示由烦恼而至清净的深层涵义。静莲,是唯我独尊的意思,懂不?”

  女兵柳眉倒竖,杏眼圆睁,怒道。

  但她的声音柔柔的,让人骨头发酥,根本和怒不相干。

  笑声,变成爆笑......

  等笑够了,狼首在潘静莲杀人的目光下,整整面容,严肃地看向那些脸都笑红了的男兵。

  “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你们呢?有没人退出?”狼首说道。

  男兵们没有反应。

  “对了,我刚才忘了一条重要的规矩没宣布。你们如果选择留下,即使在训练中被淘汰,也不能离开血狼部队,一辈子也不能离开!你们可以留下养猪,做饭,干些杂役!这是血狼的规矩。因为我们的训练内容是绝密!”

  狼首忽然一拍脑门,说道。

  狼首此话一出,新兵们都明白了,这里还不是真正的血狼基地,他们看得到的只是冰山一角。

  他们可是各个部队的兵王,让他们在这里一辈子打杂喂猪?开什么玩笑?

  是继续回去做傲娇的兵王,还是留在这里可能成为猪倌,傻子都知道怎么选择。

  “我退出!”

  “我退出!”

  犹犹豫豫,拖拖拉拉,互相交流之后,又有十几个男兵选择退出。

  这是和平年代,娇生惯养出来的聪明人的选择。

  “我又想起一条规矩来。”

  等这些退出的兵走了,狼首又是一拍脑门,说道。

  剩下的新兵们心都提起来了。

  “凡是留在血狼部队的战士,他们的直系亲属将失去自由,会被集中保护起来。这也是为了他们的安全。因为血狼战士及其家属,是恐怖分子重点袭击目标。”

  狼首此番话一出,呼呼啦啦,又走了十几个。

  正好,剩下大约一半的人数。

  狼首也不介意,敬礼送别。

  军车载着这些自我淘汰的新兵离去。

  他们都是各个部队选拔出来兵中之王,他们有他们的骄傲,他们来的时候雄心壮志,但,选择是一回事,面临选择又是另外一回事!

  “你又赢了,正好半数!”狼一冲着狼首一挑大拇指。

  狼首笑了笑。

  “欢迎你们正式加入血狼炼狱集训!你们,勇气可嘉!”狼首看着眼前的三十二名新兵,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剩下的新兵们则面无表情地看着西门青。

  既然已经做出了选择,只能抛去杂念,专心迎接残酷的挑战,不死不休。

  “其实,刚才,我是骗他们的。”狼首忽然说道。

  啊?

  新兵们骚乱,狼首也骗人?

  “其实,我正在骗你们。”狼首忽然又说道。

  新兵们蒙圈地看着狼首,不知道狼首哪句话是真的?

  “我这是在告诉你们一个真理!不要相信任何人!”狼首说道。

  “在这里,你们没有朋友,只有兄弟。只有兄弟才可以信任,其他的都是狗屎。这里不需要义气,不需要朋友,只需要兄弟!你们可能会说义气很高尚,朋友很重要。但是我要告诉你们的是,义气是个逼,朋友是个屌。你们要是和朋友讲义气,恭喜你,你要被他草了!”

  狼首的语言突然变得很粗俗,可以说是污秽不堪。

  男兵们都吃惊地看着突然变得粗鲁的狼首。

  唯一的女兵潘静莲羞愤得俏.脸通红,怒视着狼首。

  此时此刻,狼首在他们心目中的光辉形象,瞬间崩塌。

  “你们会认为我说话粗俗,但你们要清楚一件事,敌人骂你们,会比这更脏,更粗俗。你们要是心里承受不住这样的侮辱,注定你会失败。”狼首认真地说道。

  新兵们明白了,感觉好受多了。

  “老大?找到那小子了。”突然,远处飞奔来一个大兵,离老远就兴奋地吼道。

  “找到了?狼一?这里交给你了!”狼首丢下一句,转身就跑。

  第3章 世界级大祸害

  “狼七?在哪找到的这小子?”

  武装直升机上,狼首看着人高马大的狼七,激动地问道。

  狼七也是个浑身疤痕人,脸面也很干净,但皮肤很粗糙。

  “在监狱里!”狼七苦笑着说道。

  “啊?这小子怎么进了监狱?”狼首大吃一惊。

  “传奇人生啊!老大,你都不行!”狼七说道。

  “哦?快说说。”狼首来了兴趣。

  “这小子五岁被人贩子抓走了,却半路逃脱了。但又被小偷集团给抓去做了小偷。一年后跑了。结果,这小子点太背,又被另一伙人贩子抓住了,半路上,他把人贩子的钱偷走了,跑了。结果,半路上又被在各国搜罗资质儿童的暗夜恐怖组织给抓走了,自此进入暗夜儿童敢死队培训。之后,在一次执行暗夜任务中逃跑。”

  狼七两眼放光地说道。此时,他黝黑的方脸上,透着兴奋、佩服和爱才之色。

  “我草!被暗夜抓走了还能逃回来?这特么的真就是传奇人生啊!他是怎么做到的?”

  狼首一脸震惊。

  他自认为,他要是那个小孩子,累死他也不可能从暗夜逃走。

  暗夜,是世界公认的全球第一极端恐怖组织。

  暗夜的手段极端残忍,专门圈养妇女儿童成立自杀式袭击敢死队,在全球范围内实施恐怖袭击。

  暗夜,令世界忌惮。

  “具体的只有他自己知道。”狼七说道。

  “他因为什么进的监狱?盗窃?”狼首自认为很聪明。

  “因为他家里的特殊情况,家里对他也保密了所有信息。他离家的时候又小,也不记得什么,所以,这小子跑回华夏后,流落街头,做了小偷。警察抓他都费老劲了,最后,还是这小子自己想去监狱里逛逛,才自己束手就擒进了监狱的。但主要判刑原因不是盗窃。”狼七说道这里,顿住了,似乎有难言之隐。

  “草!你能不能直言不讳,别特么的吞吞吐吐的?咋地?这小子犯的事难以启齿?”狼首瞪着狼七,说道。

  “咳咳咳!”狼七干咳两声:“我怕我说了,你就不敢招他进血狼了。他做的事情......实在是违反常理,严重违反血狼的规定。”

  “这么严重?”狼首一脸吃惊。

  血狼部队规矩极其严格,却又及其松散,因为杀人放火的罪犯都可以招你进来,前提是,你是出于正义。

  狼首看出来了,狼七不想说,不是因为这小子盗窃杀人放火的犯罪,而是这小子犯了血狼部队最大忌讳。狼七这是想抗下来一个隐瞒不报的罪名,也要招这小子进来。

  “你说吧!任何事情,我都担着。我会亲自和首长交涉。就凭他父亲、他哥哥,他姐姐,他们西门家族为国家做出的贡献,只要这小子有改造好的基础,一切都不是问题。”狼首说道,说着点燃一颗香烟,等着被雷倒。

  狼七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符笑容,终于说道:“这小子盗窃,倒也是杀富济贫的正义之举。只是,他把一个生产假奶粉的厂长家给盗了。这个厂长急眼了,因为是不义之财不敢报警,就请来社会的朋友抓这小子。把这小子整急眼了,半夜把这个厂长的媳妇给那啥了。”

  “啊?卧槽啊!这是真的?这事他也能干出来?他才多大?那玩意儿长好了吗?那么大岁数的女人,他也感兴趣?太特么变.态了。”

  狼首被震骇得香烟都掉地上了。

  “老大?你想多了,他只是趁厂长不在家时,把厂长的媳妇和奸.夫光光溜溜吊在了十八楼窗外。还在那个男人下.体挂上了一个大篮球。咳咳!那天,风还不小......大曝光啊!老震动了。后来这个厂长被捕,假奶粉案子曝光。要说,这小子还做了件好事。”狼七苦笑着说道。

  狼首一哆嗦,淡疼!

  “他今年该十七了吧?”狼首问道。

  “不错,正好十七岁。”狼七说道。

  “他偷的钱应该不少吧?都干什么用了?都被他败坏了?”狼首问道.

  狼首认为,这小子专偷大户,必然手里有不少钱了,他能干出那样缺德的事情,肯定也不是什么好饼。估计也是胡吃海塞,把不义之财挥霍了。

  “那倒是真没有。这小子不知道在哪学的看风水之术,还很厉害。他也就是利用职务之便,给有钱人家看风水,趁机把人家的钱财卷跑了,之后就跑到贫困地区扶贫,挨家挨户送钱。在贫困地区,这小子是出了名的大善人。”狼七挠着脑袋哭笑不得地说道。

  “哈哈哈哈,职务之便?这个词用得好。他嘛的,这小子!有点意思!”狼首哈哈哈大笑。

  忽然,狼首瞪着狼七骂道:“草!说关键,你再特么磨叽,信不信老子把你扔下去。他是因为啥进监狱的?”

  狼七一哆嗦,看了一眼机窗外的蓝天白云,终于无奈地吐出实情:

  “主要原因是,这小子利用职务之便绑架了一个黑心地产商...... 之后自己报警。咳咳!警察抓他时,这小子正拿柳条抽地产商的蛋/蛋呢,说是因为这个地产商在外面包了人了.....咳咳,还和警察打了一架,居然完胜。因为盗窃数额特别巨大,暴力抗法,情节特别严重,但因为未成年,被判了有期徒刑十年。要不是这小子未成年,估计就是十年以上或者无期了。”

  “卡卡卡卡!我勒个去!这小子绝对是个世界级大祸害啊?就他这个逼样,能进咱们血狼部队吗?就是咱们想让他进来,血狼规矩是摆设吗?这小子也太恶了。”狼首瞪大了眼睛,也是哭笑不得。

  “他可是老将军的......”狼七看着狼首,没说下去。

  “我答应过老将军把他找到,让他进入血狼的。只是,他这副德行,我要是真把他硬拉进血狼,老将军在天之灵,会不会被气死?”狼首蹙眉。

  “咳咳咳!我不知道!”狼七脸蛋子直颤。

  “这孩子这德行都是这名字闹得。”忽然,狼首气愤地说道。

  狼七扑哧乐了。

  “西门青?还不如叫西门庆算了。他要是个好饼都怪了!”狼首露出小白牙,也忍不住笑了。

  “留下的那个女兵还叫潘静莲呢?你说,他俩不会搞一块去吧?”狼七无良地笑道。

  “哈哈哈哈......”狼首大笑。

  “不对呀?”狼首忽然看向狼七。

  “老大?我可是如实禀报,没有一点隐瞒。”狼七赶紧说道。

  “他既然把警察打败了,怎么被抓了?”狼首问道。

  “是完胜,但这小子没跑,主动束手就擒。说是想进监狱看看。否则,还真抓不住他。人神共愤啊!进局子里后,被好一顿揍啊!”狼七说道。

  “哈哈哈,有点意思。特么的!这小子,是恶不是恶,比凶还恶。我喜欢。我们血狼收了。我就不信改造不好他!”狼首哈哈大笑......

  第4章 是我做的

  绿树掩映,芳草萋萋,围墙高筑,守卫森严。

  这里是青城少年管教所。

  院子里干净整洁,还有读书朗朗的声音从一动白楼内传出。

  这里给人的错觉不是监狱,而像是学校。

  少年犯管教所,是对已满十四周岁、未满十八周岁的少年犯进行教育、挽救、改造的场所。

  在这里,少年犯们会得到德、智、体、美、劳的全面教育。

  虽然他们是犯人,但少管所还是不遗余力地为他们将来升学和就业走去社会创造最好的条件。

  少管所学习五班的教室里,少年犯们都正襟危坐,侧耳聆听,还不停地记录,很认真学习的样子。

  而讲台上,站着的不是老师,而是一名少年犯。

  少年脸如雕刻,棱角分明,浓眉大眼,长睫卷翘。

  特别是那双黑潭幽深的星目,闪亮生辉,神采飞扬。

  少年虽然俊美,但浑身上下透着放荡不拘,桀骜不驯的气息,这气息之中,还隐藏着一股子令人凛然的邪气。

  此时,少年站在讲台上,正口若悬河。而本该给少年犯们上课的老师,居然也拿着本子在下面奋笔疾书。

  “我们是犯罪了,我们是错了,但是,我们不能把自己看低,我们不能自卑,不能别人还没说什么,我们自己就把自己贬得一文不值。”少年看着下面的少年犯们,说道。

  “浪子回头金不换金,何况我们是有文化的浪子?社会不认可我们,那是他们的损失。许多用人单位用有色眼光看我们,这不能怪人家,因为毕竟我们曾经是罪犯。但是,我们不能屈服,不能破罐子破摔,而是要做出成绩给他们看,我们要为自己争口气。我们要出人头地,做一个对社会、对国家有用的人才。”少年意气风发地说道。

  哗!

  五十多岁的专门从事少年犯罪改造教育的老师,此时带头鼓掌。

  这位学生,是他从业几十年来遇到的唯一一个学富五车,才高八斗的少年犯。

  这个叫西门青的少年犯,不但精通世界语言,而且对世界各国国情、民俗、文化,人文地理,都了如指掌。最让人佩服的是,他还具有一身连管教都甘拜下风的武功。

  他才多大?十七岁!

  连老师都服气,都心甘情愿地拜少年为师。

  在掌声中,少年走下讲台,离开教室,他还要去下一个班级进行演讲。

  “师傅?师傅?”西门青刚走出教室,一个年轻管教跑了过来。

  “有事?”西门青蹙起浓眉。

  “师傅?来了两个军官,要见你。”年轻管教尊敬地笑着,说道。

  他现在正跟着这位少年学武呢,少年是他师傅。

  不但是他,现在的管教所里,几乎所有狱警都拜了少年为师傅了。

  在少年面前,没有什么管教和犯人之分,因为这个少年太优秀了,连监狱长都鼓励他们这些狱警,多向西门青学习知识和武术。

  这是个人才,少管所的宝贝。

  “军人?”西门青浓眉紧缩,心道,军人找他干什么?他又不认识军人?难道,是那件案子犯案了?

  “走!去看看。”西门青耸耸肩,说道。

  他不在乎,以他现在在少管所的表现,即使加刑,他也无所谓,因为他现在无家可归。这里对四处流浪的他来说,简直好的不得了,何况他现在在这里混的风生水起?

  “师傅?我看监狱长一脸的不高兴,不会是你和当兵的也有过节吧?你可得小心点,当兵的可不好惹。”年轻狱警好心提醒道。

  “没事!”西门青加快步伐。

  他从来都不是怕事的人,他是个喜欢惹事的人,没事,他都想找点事。

  他会怕?

  来到监狱长办公室,年轻狱警就走了。

  西门青整理了一下囚服,敲响房门。

  “进来!”里面传出监狱长不高兴的声音。

  西门青推门而入。

  只见头发花白的监狱长正陪着两个军官说话。

  西门青发现,那两个军官一看到他,就虎目圆睁,双眼放光。

  “他们有事找你,你愿意就愿意,不愿意,我保你。”监狱长直言不讳。

  西门青以为监狱长是在提醒他,有些事情你可以不承认。

  西门青是怕事的人吗?

  “那嘎案子是我做的。该怎么着,就怎么着,我接招!”西门青无惧地看着两个军官说道。

  “你还有案子没交代?”监狱长大吃一惊。

  “啊?他们不是为了我暴打那个外国军官的事情来的?”西门青大吃一惊。心里后悔,蹦擦擦,他个仙人白白滴!难道自己估计做了?不打自招?

  “什么?你还打过外国军官?”监狱长差点蹦了起来。

  狼首和狼七也是大吃一惊。

  “既然我都说露了,那就告诉你们吧!”西门青郁闷无比地说道,暗怪自己没事找事,没人挖坑却自己挖坑自己跳,这特么不是闲的作死吗?

  “前不久,轰动世界的夏尔街案,是老子干的。那个米国军官醉酒,在夏尔街无故殴打我们夏国赴米公民,之后那个米国军官被路人打残。那个路人,就是老子!老子承认了,爱咋咋地!”

  西门青很光棍无比地说道,还一脸的作死也不怕死的嚣张表情。

  “卧槽!那个路人甲就是你?”

  唰!

  监狱长、狼首和狼七,都站了起来。

  “敬礼!”狼首突然激动地吼道,率先敬礼。

  狼七和监狱长也一脸激动看着西门青,敬礼。

  蹦擦擦!西门青当时懵逼了,他个仙人白白滴!什么情况?

  “好小子,打得好,为国争光啊!”狼首激动地说道,双眼更加光芒四射。

  “你们不是来抓我的?”西门青挠挠小寸头,问道。心里郁闷,他个仙人白白滴!感情自己搞错了,自投罗网了。

  “我们不是为那个案子来的,我们是来请你的。”狼首笑着说道。

  “请我?什么意思?”西门青没明白,大眼睛愣眉楞眼地看着狼首。

  “请你加入我们的特种部队。”狼七笑着说道。

  狼首和狼七都看着这个身高一米九十多的少年,以为这小子会乐得蹦起来。

  少年犯直接超规格进入特种部队,历史以来,绝无仅有。

  只是。

  “我不去特种部队。我不想当兵。”西门青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狼首和狼七愣住了。

  “怎么样?我说他对你们没兴趣吧?你们还不信?”监狱长似乎如释重负。

  要知道自从这小子进了少管所,那些个桀骜不驯的小野马,都被这小子归拢的服服帖帖的,学习劲头也空前高涨,他们可是省老心了。

  而且这几年,因为这小子的激励人心的演讲和对少年犯们的外语教育,少管所年年被评为全国先进监狱。

  这都是这小子的功劳。

  这小子可是少管所的宝贝,谁舍得放走?

  监狱长早已经打报告上去,准备等这小子刑满,就留在少管所做教员呢。

  要不是血狼部队来要人,他直接就替西门青拒绝了。

  “梁叔?狼七?你们先出去,我和他谈谈。”狼首突然说道。

  狼七拉着监狱长就走。

  “你要是敢武力征服,我和你没完。”监狱长警告狼首。

  又看着西门青说道:“我就在隔壁,他要是欺负你,你打不过他,你就喊我。你要是能打过他,就狠狠揍,出了事我兜着。敢挖我的人,该揍!”

  “梁叔?有你这么教育孩子的吗?”狼首哭笑不得。

  狼七赶紧把把监狱长拉出去了。

  第5章 邪气凛然

  西门青此时坐到了椅子上,自顾自地端起监狱长的茶杯,喝了口茶水,说道:“你说什么都没用,我不会跟你走的,我对军人没有好感。”

  “是因为暗夜,你才对军人很反感吗?”狼首也坐了下来。

  暗夜组织是一批米国叛变特种兵组建起来的恐怖组织。

  暗夜招募世界各国犯了军事重罪的特种兵加入,组成当今世界可以和特种部队一决高下的武装恐怖组织。

  暗夜组织的主要成员全部是经过特殊军事化训练的。而他们也用特种兵的训练方式,训练组织新成员,包括妇女儿童敢死队。

  “你怎么知道暗夜?”西门青大吃一惊,戒备地看着狼首。

  看着演讲进入随时准备攻击状态的西门青,狼首淡淡地笑了。

  “你的资料,我们全部掌握。虽然你很强,但是因为你犯罪,根本就没资格进入我们的部队。部队也不允许有犯罪前科的人进入,这是规矩。”狼首说道。

  “那你还来请我?”西门青想不通了。

  “因为你的父亲,你的哥哥,你的姐姐。”狼首说道。

  一直很淡定的西门青突然站了起来,一脸激动地盯着狼首:“你认识他们?”

  “很熟悉!因为你父亲就是血狼特种部队的创始人,因为你哥哥是血狼的狼魂,因为你姐姐是血狼部队的狼嫂!因为他们都是血狼的骄傲!”狼首说道。

  西门青没说话,没表情,没动作,因为他懵了。

  这一切,他都不知道。

  他被人贩子抓走时,他才五岁。

  五岁应该记事了,但是,他从记事起,就没见过他的父亲,没见过他的姐姐,没见过他的哥哥。

  那时候只有他的母亲陪伴他。

  而母亲只告诉他,他有父亲,他有哥哥,他有姐姐,其他的什么都不肯说。甚至连他父亲的名字和哥哥姐姐的名字,以及母亲的名字,这都是秘密。

  而就是他家的住所,也是经常换。所以,他什么都不记得。

  所以,他即使九死一生逃离了暗夜,回到了华夏,他也找不到亲人,也是无家可归。

  “我怎么相信你?”终于,西门青眼神凌厉地看着狼首。

  这个眼神让狼首心头一颤。

  太像了,这眼神,简直和血狼王一般无二,犀利,嗜血,凶残,恶!这不是一般的恶!是恶至极!

  凶至极,就是恶!

  而恶至极,就是邪。

  这孩子还不是邪,但,只差一步!

  狼首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小块血红的玉佩,这不是整块,而是,三分之一。

  这是西门家祖传的玉佩,血玉。

  原本是一整块,但被西门青的父亲一分为三,兄妹三人一人一块。

  这是西门青的母亲刚告诉他的。

  看到血红玉佩,西门青浑身颤抖,他颤颤巍巍地从脖子上拿下一块同样的玉佩。

  狼首眼睛大亮,没错,就是这孩子!

  狼首把玉佩递给西门青,眼泪却下来了。

  狼首心里呐喊:血狼王?你在天有灵,你一直牵挂的小儿子,找到了!

  西门青接过玉佩,比拼在手里的血玉上,虽然还缺一块,但这两块已经严丝合缝。

  西门青的眼泪夺眶而出。

  “我父亲还活着?”西门青突然问道。

  “老将军三年前就去世了。我接管了血狼特种部队。老将军是我的首长。”狼首擦着眼泪说道。

  “我哥哥和我姐姐可还健在。”西门青问道,虽然他也在流眼泪,但声音里没有任何感情,出奇的平静。

  “在,都在!”狼首使劲点头。

  突然,狼首眼前一花,他下意识地暴退,只是西门青如影随形,一把手枪已经顶在了狼首的额头上。
  而且,枪保险已经打开。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八号追书阁] 回复数字194,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
  狼首大吃一惊,这是自己的配枪,居然被这孩子拿到了?还顶上了自己的脑门?虽然他刚才确实没有防备,但是,他是谁?血狼部队的狼首!

  “既然我哥哥和姐姐没死,这块玉佩,怎么会出现在你的手上?说!”西门青断喝。

  此时,西门青面目狰狞,浑身上下,邪恶的气息泛滥汹涌,似乎,已经恶贯满盈!

  原来是因为这个破绽?好聪明的孩子。

  狼首暗赞。

  “你哥哥去执行特殊任务,需要时间很久,但他怕我们提前找到你,又怕你不相信我们,所以才把血玉留给了我。”

  狼首没动,镇定地说道。

  虽然这小子很强,又抢占了先机,但狼首有信心反败为胜。

  因为,他是凶兵!

  恶兵虽强,但眼前的恶兵还小,还太嫩!

  “你这个理由说服不了我。你还有一次解释的机会。”西门青邪气更浓,眼珠子已经泛红。

  身为凶兵的狼首见此,暗道要坏,这孩子肯定以为自己杀了他哥,拿走了玉佩。这小子磁欧石已经起了杀心。

  狼首虽然不怕,但任务肯定是完不成了。

  “我可以请军部总指出来作证,也可以让你姐姐来作证。只是,这需要时间。而且,你姐也在执行任务中,所以,现在还不能通知她,她的任务很危险,万一情绪激动,后果不堪设想。你是暗夜出来的人,应该知道这其中利害关系。”狼首快速地说道。

  “我母亲呢?”西门青突然问道。

  “对呀?我怎么把我丈母娘给忘了?”狼首要不是被枪顶着脑袋,他都顿足捶胸了,可不咋地,老丈母娘活的好好的呢,这是铁证如山。

  “你说什么?你老丈母娘?”西门青眼珠子瞪圆了。他个仙人白白滴,难道这是我姐夫?

  “咳咳咳,我和你姐是两口子。小舅子,你好啊!”狼首陪着笑脸说道。

  砰!

  西门青突然一枪托砸在狼首的右脸蛋子上,当时就把狼首砸的嘴角溢血,槽牙都活动了。狼首不是躲不开,也不是没防备,而是他不能躲,因为这个缺德冒烟的小子左手已经抓住了他的卵蛋。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八号追书阁] 回复数字194,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他要敢躲,绝对会被捏爆。这一手,他狼首掏心窝子说,他是绝对没想到,也没防住。这小子阴狠阴狠的!“你既然是我姐夫,你居然我姐去冒险?你还是不是男人?”西门青说着又是一枪托子,这回砸在了狼首的脑袋上。

  当时,大包就起来了。

  砸的狼首脑瓜子嗡嗡的。

  狼首气坏了......


[ 此貼被七号车手在2018-09-25 18:24重新編輯 ]